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第1421章千年古刹延历寺

0:00
0:00

  比叡山延历寺乃是天台宗总山门,延历寺主持称为天台宗座主。

  延历寺之名源于天皇朝廷的年号,建寺翌年由天皇恩赐。延历两字出自后汉书,曰夫熊经鸟伸,虽延历之术,非伤寒之理。

  岛国佛教密宗有两大山门,分别是比叡山延历寺与高野山金刚峰寺,皆是传承近千年的名寺古刹。

  比起比叡山的天台宗,高野山的真言宗对世俗事务野心较小,可能是距离京都中枢比较疏远,更多是作为政治失败者的流放地存在。

  真言宗的新旧教义分裂,新派向西别居和歌的根来山。而旧派向东吞并了兴福寺的法相宗一脉,入主大和佛国。

  新旧两派在纪伊国一东一西,虽然教义有争执,相互有迫害,但总体还算太平。

  而天台宗身处岛国政治中心的漩涡,信仰与政治利益纠缠不清,从来就没太平过。

  最早的内乱是圆仁派与圆珍派的矛盾,从圆珍派退出山门,自立门户开始,不满天台宗的有德高尼是一代代的出走。

  最近的日莲宗,净土宗等创始者其实也都出自天台宗,天台宗却容不下她们,最后导致反目成仇。

  所以,比叡山虽然被称为岛国佛父,意为天下佛教皆出比叡山,但天台宗的名声却一直不太好。

  岛国佛教来自天朝,可建寺八百年的延历寺,其跟脚并不是改良后的宋代佛教,而是早先的唐代佛教,更接近于印度原教义。

  天朝佛教在经历过三武一宗灭佛之后,到宋代佛教成型之时已经彻底怂了,更多的是向下发展底层信徒,多搞一点香火钱。

  而天朝汉唐时期的佛教,与天台宗这些老牌宗派是有些相似,就喜欢圈田免税,顺手养几个尼兵和朝廷别别苗头。

  比叡山天台宗的山法师,从天皇朝廷开始就蛮横得紧,教义辨不过就肉体消灭。

  和脱离天台宗的圆珍派打,和大和国佛教道统的奈良法师打,顺便再干预一下朝政,从天皇到公卿都拿她们没办法。

  天皇朝廷本就武力孱弱,引进佛教思想的一部分原因,也是有意用佛教狂热的尼兵,以信仰去抵御外敌。

  而比叡山,原本就是发源于奈良盆地的天皇朝廷,向北方京都盆地发展的外延防线。

  延历寺位于坂本口一带,隐于比叡山中,神话中被称为鬼门,山法师就是抵御北方之鬼,保护身后京都的守护者。

  而这个鬼,指的是发源于关东的岛国土著毛人。

  等到天皇朝廷强大起来,反攻关东去抢占毛人的地盘,姬武士早期版本的侍,与她们日后的领袖征夷大将军就逐步登上历史的舞台。

  而曾经协助保护天皇朝廷的山法师,也慢慢变成了京都周边的祸害,天皇朝廷头疼的麻烦。

  最后,天皇公卿就把自己的子嗣送去比叡山当尼姑。

  既然搞不定山法师,那干脆加入佛教,让自己的血脉去当尼姑头子,这也算是一种解决办法。

  武家政权崛起之后,对这些和天皇朝廷走得近的千年老尼姑一派很是看不上眼。

  镰仓幕府扶持戒律森严的禅宗分支临济宗,建立尼官制度镰仓五山,就是想要以尼制尼。

  可惜镰仓五山刚开门营业没多久,镰仓幕府就亡了。

  等到足利幕府最强将军,三代足利义满上台,再次打造了京都五山,继续拉起临济宗与天台宗干。

  又可惜足利义满死后,幕府再没有一言九鼎的强势将军出现。

  从此,天台宗又抖了起来,脚踢一向宗,拳打日莲宗,趁着幕府内乱,下山把日莲宗的山门全给屠灭烧光。

  天下佛教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天台宗从此都不好意思再谈法华经。日莲宗虽然四处逃难,反倒能理直气壮自称起法华宗来。

  等到了足利义辉时期,足利将军家已经衰弱的不成样子。

  足利义辉之父,前任大御台所笃信天台宗,和比叡山关系极好。这份虔诚到底是出于信仰,还是帮女儿维护幕府稳定,就不好说了。

  等到足利义辉被弑,前代大御台所身亡,织田信长提兵上洛,日莲宗重新打出自家佛旗入京,严重刺伤天台宗的自尊心。

  这才有了延历寺教团擅自做主参与武家征战,害得织田重臣森可成战死,织田信长发飙包围了浅井朝仓联军与比叡山的这场危机。

  本来在京都好好开佛会的延历寺觉恕是焦头烂额,连夜赶回比叡山主持大局,哦不,是赶回比叡山背锅。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斯波义银从关东回来,探访了织田信长与浅井长政之后,打着和平解决的大旗登上比叡山,向延历寺而来。

  觉恕上人惊喜之余,大开山门欢迎这位源氏长者,其享受的待遇比照足利将军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义银面对觉恕上人的殷勤,也只能感叹一声,好一台千年不散的大戏,好一个屹立不倒的延历寺。

  ———

  觉恕上人大开山门,恭恭敬敬把斯波义银引入根本中堂。

  这比叡山延历寺分为东塔,西塔,横川三个中心,总堂门的根本中堂位于东塔。

  此处金碧辉煌,立柱朱赤,诸尼随行,好一副仿唐风的世外桃源景象。

  根本中堂是东塔止观院的中心建筑物,历来不接待外客,只供奉药师如来,日月光菩萨,十二神将等佛陀神灵之香火。

  殿内以石块铺设,外高内低,设置的长明灯千年不灭,照耀延历寺这座岛国佛教的起源地。

  觉恕上人能在这里接待义银,已经是天台宗对他无上的尊崇。延历寺教团竟然没有反对,看来是真的害怕了。

  殿内,药师如来座下,义银与觉恕分坐左右蒲团。

  义银扫视全场,得道高尼们依旧宝相庄严,但目光凝聚在他身上却是灼人。原来这些修行得成的大尼姑,也是怕死的呀。

  除了看似祥和,其实心慌的延历寺教团众尼,殿内还有两名姬武士打扮的女子,分外显眼。

  义银的目光刚扫到她们,她们便一起伏地叩首,表示敬意。

  觉恕上人连忙解释道。

  “这是将军大人派来的使臣。”

  为首的姬武士鞠躬说道。

  “臣下高冈景友,见过津多殿,您万福金安。

  这位是我的副使,相伴众武田信虎大人。”

  听到武田信虎的名字,义银一愣,这个精神矍铄的老妪,竟然是武田信玄之母?

  他问道。

  “这位可是甲斐武田家的信虎老大人?”

  武田信虎鞠躬说道。

  “正是外臣,津多殿万安。”

  抬头看向药师如来座下的斯波义银,武田信虎的内心是久久无法平静。

  涂金抹粉的佛像金身燿耀生辉,座下的英俊男子犹如佛前金童,相貌堂堂,气质出尘,不似凡间人物。

  那一米八的身高,更是压了在场所有人一大头,更显鹤立鸡群。

  武田信虎记得这男子应该已经年过二十,但他面上却满是十六岁少年的青春感,就像时光不曾走过花季。

  想起他就是自己孙女的亲生父亲,武田信虎的心情越发复杂。

  自己那个混账女儿真是好福气呀,能与这等神仙人物深入浅出的交流一番,还得到了种子,真是死都值得。

  让武田信虎年轻二十年,看见这位如花少年,也很难不心动。

  那个臭女儿,竟然搞上了这么个绝代尤物,真是行呀,但愿别害死了武田家才好。

  武田信虎心中百转千回。

  她当年在位武田家督之时,也算一代英杰。只是偏爱使用暴力,穷兵黩武不惜民生,才会被自己那个虚情假意的女儿取代。

  武田信玄比起她,做事更加稳妥,谋而后动,通过修建水利拉拢人心,把她勉强用武力统一起来的甲斐国,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整体。

  这些年,武田信虎被驱逐在外,眼看着武田家蒸蒸日上,对女儿放逐自己的怨恨渐渐淡去。

  特别是知晓了玲奈这个孙女的存在,隔代亲的情绪让武田信虎更加恨不起来。

  这才有了武田信虎周游列国,在伊势国帮武田信玄招揽志摩海贼头子小滨景隆的故事。

  织田信长出兵讨伐北伊势,搂草打兔子顺势拿下了南伊势的北畠具教,还强迫北畠具教隐退,把北畠家业交给自己的三妹织田信包。

  与北畠具教交好的武田信玄劝说她,织田信长性子乖戾,应该另外找条后路,向仁信义理的斯波义银求助。

  带着北畠具教的托付,和对斯波义银的好奇,武田信虎上洛来到京都。

  可这时候,斯波义银早就与足利义昭闹翻,退邸归领,之后又去了关东灭火。

  武田信虎见不到斯波义银,她年事已高,懒得再奔波,干脆在幕府谋个职务,想着未来总有机会与斯波义银碰头。

  甲斐武田家家格不低,武田信玄是幕府承认的甲斐信浓两国守护,石高近百万的大大名。她母亲来京都养老,幕府不能不给面子。

  足利义昭便给了武田信虎一个相伴众身份,方便她在京都生活。

  虽然此时的幕府已经烂透,足利义昭连足利马回众的工资都发不出来,相伴众这样的虚名,自然是什么福利待遇都没有。

  但武田信虎也不在乎,她与武田信玄重归于好,武田信玄给老娘养老的生活费总不会少,哪里会指望幕府给个三瓜两枣。

  甲斐武田家这些年发展的很好,京都的势利眼们也是低头恭维着这个老妪。

  武田信虎竟然在京都活得很是快活,每日游历逍遥,丝毫不受幕府与织田家对立的影响。

  毕竟,她的背后是一个强大的武田家,织田信长派驻京都的人,也不会找她麻烦。

  最近,武田信虎总算是等到了斯波义银回归关东,要上比叡山为停战而斡旋。

  她就去二条城找足利义昭讨了个使臣的名头赶紧上山,与斯波义银正好是前后脚到的延历寺。

  此时,武田信虎紧盯着义银的脸感慨万千,让真正的足利使节高冈景友头上冒汗,这老妪到底是来干嘛的?

  武田信虎的眼睛直瞪瞪得盯着义银发愣,别说高冈景友流汗,义银被看得也是心里发毛。

  仔细观察这武田信虎的相貌,与武田信玄还有六七分相像,年轻时候也是个美人胚子。

  义银瞅着她,难免想起盐田城那段三人深入交流的美好回忆。

  现在回想起来,除了人身不自由,那段日子还真是穿越之后最香艳的一段经历,让义银有点留恋的感觉。

  一旁的高冈景友哪里知道义银与武田家的这些绮梦往事,只是担心武田信虎的举动无礼,会不会惹恼了斯波义银。

  高冈景友这次来,其实是代表足利义昭向斯波义银递橄榄枝的。

  足利义昭虽然自己没本事,但一沓御内书四处乱发,还是让织田信长感受到了足利将军家统御天下两百年的底蕴。

  但这么干,足利义昭其实也是透支了足利将军本就没剩多少的公信力,得不偿失。

  而且织田家的军队正在打仗,人马从南近江铺到山城国,遍地都是。真把织田信长逼急了,三好家能杀将军,织田家就杀不得?

  织田大军如果挥师杀入京都,就足利将军家那个连工资都发不出的足利马回众,能顶得住几天?

  足利义昭自己都没想到,信长包围网能搞出这么大的风浪来。

  浅井朝仓六角三好各家现在是骑虎难下,织田信长也没有像足利义昭想得那样服软低头,反而是拿了鱼死网破的劲头围困比叡山。

  这要是大战一起,别说比叡山的下场如何,京都肯定是要被战乱波及。

  到时候不管谁打赢了,足利将军都会威望丧尽,幕府沦为摆设。

  足利义昭心中难免后悔,这一场波及大半个近幾的信长包围网大战,足利幕府与她这位将军才是最大的输家。

  就在此时,斯波义银从关东赶回来调停战事,明智光秀拜访二条城,希望将军能以幕府的名义,授权斯波义银斡旋比叡山之围。

  一旦斯波义银成功,至少表面上是由幕府出面牵头,达成了停战协议,足利义昭的颜面至少暂时是保住了,京都的危机也能解除。

  而且经过这次乱战,心有余悸的织田信长一定会正视幕府的影响力,也会学着尊敬幕府吧?

  至少,足利义昭是这么安慰自己,催眠自己的。

  所以,高冈景友此来的目标,一方面是代表足利将军承认斯波义银调停的正义性,支撑他的道义基础。

  而另一方面,足利义昭在吃过了织田信长的苦头之后,终于认识到这个尾张乡巴佬的厉害,希望能弥合与斯波义银的裂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