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1742、信仰与陶罐

0:00
0:00

  郑拓盘膝端坐,宝相庄严,周身散发着一道道浑沌蒙气。

  他在修行,利用自己的无上道纹,将周围的信仰之力炼化

  可以看到。

  金色的信仰之力化为一道一道,全部涌入的体内之中,使得他整个人好似被渡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

  在如此美妙光晕的照耀下,郑拓彻底进入到独属于自己的修行状态之中。

  他很着急,但他却不能着急,因为这种修行是需要慢慢来的。

  好消息是。

  信仰之力的品级并不高,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完全能够将其炼化为自己所用。

  他能够感受到。

  信仰道身若不动用神阵的力量,仅仅凭借信仰之力,应该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因为这信仰之力太过单一,甚至可以说很少很少,其中的信仰与他另一尊道身比较,可以说差了很多很多。

  很显然。

  对于信仰道身来说,其所行之路没有错,只不过这条路所在的位置,并不足以支撑他修行。

  若是在外界。

  凭借信仰道身的能力,保不齐能够闯出一番天地。

  但在这里。

  信仰道身就算修行一万年,一百万年,一千万年,也无法取得怎样厉害的成就。

  要知道。

  这座信仰城邦中的生灵,仅仅能够提供部分信仰之力。

  且这些信仰之力会一次又一次的被削弱,如此一来,信仰道身根本无法获得新的信仰之力。

  没有新的信仰之力注入,怎么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郑拓想到这里,便是保持耐心,继续自己的手段。

  整个过程有条不紊进行中。

  另一面。

  信仰道身面对小白可以说陷入极为两难的境地之中。

  他面临如今的选择,该如何选择,对于他来说,异常难办。

  时间就这般匆匆过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

  信仰道身猛然睁眼,整个人看上去一副无比愤怒的模样。

  “混蛋!你居然敢与我抢夺力量,我看你是找死。”

  信仰道身瞬间消失在原地,在出现,已经来到郑拓的面前。

  此时此刻的郑拓盘膝端坐,整个人已经被信仰之力完全包裹的像是一枚大茧。

  他端坐其中,双眼紧闭,进入到极为难得的入定状态之中。

  在入定状态下,郑拓周围出现了各种匪夷所思的异象。

  有一颗颗神树参天之姿,散发着生命的力量,有一条条大河奔腾向前,散发出隆隆巨响,有巨大的黑色灵禽飞过,有一条条神龙盘旋四周,神阳贯日,大月凌空,种种异象将郑拓包围其中,看上去如此神圣与美妙。

  怒气中冲的杀来的信仰道身,在看到郑拓身边的种种美妙后,整个人居然愣住的没有继续出手。

  他目光之中带着一种向往与欢喜,甚至嫉妒。

  他看着郑拓此时此刻身边的各种异象,痴呆的不知道该如何行事。

  很显然。

  他看到了信仰之力的终极形态,这也是他梦寐以求的形态。

  在如此形态之下,修行者将拥有完全吸收信仰之力的能力,且将这种能力转化为力量,成为够辅佐自己修行的力量。

  如今。

  自己梦寐以求的状态出现在郑拓的身上。

  他没有冒犯攻击,他在观察,他在学习,他想要从其中学习到更多,然后将学习到的手段,加持在自己身上。

  如此一来。

  他便盘膝端坐在郑拓面前,自身也进入到了修行状态之中。

  顿时。

  信仰之城周围所有的信仰之力皆是涌动着降临在二者身边,一时间,二者所在形成了一片金黄色的黄金之海。

  黄金色的大海没有波涛汹涌的浪潮,有的仅仅只是一道道小小的波动。

  在如此波动之下,郑拓与信仰道身想对着盘膝端坐。

  郑拓处于自己的修行之中,整个人已经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全部身心,全部集中在此时此刻的修行之中。

  反观信仰道身。

  他在学习。

  像是一个无比渴望知识的人深处世界上最大图书馆中一样。

  他看着面前的郑拓在学习该如何修行。

  郑拓的一呼一吸,郑拓身边的各种异象,全部被他感受到,被他所学些。

  他整个人显得无比亢奋。

  自从给他成为信仰道身,自从他开始修行信仰之力,便从未感受到过如此美妙的状态。

  这就是他最希望获得的状态。

  信仰道身保持专注,整个人也开始沉浸其中。

  另一面。

  老穿山甲看着面前的情况,目光闪烁,没有动手的迹象。

  他如今虽然被神阵压制,但有些手段仍旧能够施展。

  本来。

  他在暗中保护郑拓,不让其受到任何人的打扰。

  如今看到这样一幕没有冒然出手。

  郑拓的修行有条不紊进行中便是最好的状态,因为只有郑拓能够有条不紊的修行,便是有机会帮助他们脱困,离开此地。

  所以。

  他没有冒然出手打扰此时此刻双方的状态,甚至,他希望如此状态持续的越假越好。

  因为这样一来,郑拓就能够获得更多时间修行。

  郑拓与信仰道身相对修行。

  另一面。

  小白眼看着信仰道身离开,而自己却无法离开这座信仰大殿。

  聪明的小白非常清楚,刚刚信仰道身愤怒着离开,也许便是去找弑仙哥哥。

  所以。

  她开始寻找周围的出路,试图尽快离开这里。

  但是这信仰大殿看上去如此封闭,根本找不到离开的路。

  就在此事。

  “这里……这里……这里……”

  小白忽然听到了某种呼唤的声音传来。

  她好奇的顺着声音,小心翼翼来到了信仰道身的神座面前。

  神座黄金打造,看上去极尽奢华。

  此时此刻。

  神座居然发出声音,呼唤她的靠近。

  “是你在叫我吗?”

  小白满心好奇的眨巴眨巴眼睛,好奇宝宝的样子,一点也不害怕。

  “在这里……在这里……在这里……”

  奇怪的声音在度传来。

  小白对此保持一种谨慎态度。

  她没有轻易靠近,而是小手一挥。

  刷!

  面前的神座当场便是被其掀翻。

  神座被掀翻后,露出了神座下方的一枚陶罐。

  陶罐看上去纯黑之色,上面已经出现裂痕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古老。

  此时此刻。

  陶罐之中不断有波动传来,一副要小白打开陶罐的样子。

  “你是谁啊!”

  小白并未感受到陶罐中有任何危险的气息。

  作为光明神女,她的感知异于常人。

  她既然感受到没有危险,那便是没有危险,除非对方的实力高出她数倍。

  而以如今小白的境界与实力,能够高出她数倍的存在,唯有破壁者级别的人物。

  莫非这陶罐之中封印有一位破壁者不成。

  小白摸着小白,想到了这里。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呀!”

  小白没有上前,因为弑仙哥哥告诉过她,遇到不认识的东西时,万万不能轻易靠近。

  “在这里……在这里……在这里……”

  那古怪的声音继续传来,似乎对方仅仅只能发出声音,无法与小白正常沟通。

  小白忍住好奇心,掌心有光之力涌动,引导着光之力,一点一点靠近陶罐。

  随着光之力一点点靠近陶罐,陶罐微微颤抖,看上去对光之力非常抗拒。

  但随着光之力将其包裹后,陶罐终于不再颤抖,甚至发出十分开心的波动。

  小白掌控有光之力,凭借她自身与光之力的联系,她当即感受到,光之力中没有出现任何能够威胁到她的奇怪波动。

  在这种情况下,她终于能够安安心心将陶罐打开。

  利用光之力将陶罐打开后,小白便是亲眼看到,陶罐之中居然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咦?”

  小白发出了满是怀疑的声音。

  她明明听到陶罐之中传来各种奇怪的波动声音,如今打开陶罐内部,怎么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存在。

  奇怪!

  真是好生奇怪!

  小白满心不解之中,继续利用光之力将陶罐包裹,然后左右翻看,试图寻找出呼唤自己的存在。

  可惜。

  她找了许久,陶罐之中始终没有出现任何生灵或者物质。

  空空如也的陶罐使得小白又将其盖好,随后一脸疑惑的皱起小眉头。

  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出现了幻听不成。

  就在小白满心不解之时。

  突然!

  原本放置陶罐的地方,居然钻出一股黑气。

  黑气的出现当即使得小白大怒。

  她掌心光之力涌动,抬手便打了出去。

  嘭……

  光之力与那黑气碰撞,黑气当场便是被他打散。

  看到这里,小白拍了拍手掌,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好生可爱。

  至于刚刚的黑气,小白自然是认识的,因为那就是诡异之力。

  这里会出现诡异之力她不意外,甚至,她非常不爽诡异之力的出现。

  然而。

  紧接着,叫小白始料未及的事情在度发生。

  原本陶罐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枚黑漆漆的洞口,洞口之中有滚滚黑洞的诡异之力开始冒出。

  看到这里,小白在度出手。

  “看我光明道掌!”

  小白因羡慕郑拓的道拳,所以自创光明道掌。

  你别说。

  一招一式,与郑拓的道拳颇为相似。

  且因为光明之力加持的原因,这光明道掌的威力堪称巨大,直打的那黑洞之中的诡异之力不断消散,根本无法冒出头来。

  诡异之力似有灵性,其感受到了小白的强大,所以,干脆不在冒出来,而是游荡在黑漆漆的洞中,一副观察外界的模样。

  小白看到这里,当即露出自信模样,抬手便是一掌,嘭的一声,轰入洞中。

  轰隆……

  一声闷响传来。

  黑漆漆的洞中当即炸开了锅。

  光之力天生克制诡异之力,如今小白这样,直接打的所有诡异之力没有脾气,根本无法反抗。

  紧接着。

  小白不断出手。

  强横的光之力所过之处堪称所向睥睨,诡异之力不断被打算,不断被打爆。

  慢慢的。

  整个黑漆漆的洞中,开始被光之力所占据,如此也使得小白看清楚了其中的景象。

  待得小白眨巴眨巴眼睛,看到洞中的景象后,当即吓的登登后退数米,整个人面色苍白,难以自控的样子差点摔倒。

  “怎么会这样!”

  小白呢喃自语,害怕的想要离开这里。

  而在那黑漆漆的洞中,她看到了满地的白骨与冤魂。

  也不知道信仰道身从什么地方抓来的这群生灵,他们被困在这里,成为信仰道身掠夺信仰之力的肥料。

  他们与诡异大世界中那些被关押起来的生灵一样,似乎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保证诡异之神能够长眠于此。

  “不行,我要出去,我现在就要出去。”

  小白说着,转身就开始寻找离开这里的路,因为她感觉浑身不舒服。

  这里似乎有什么大恐惧正在苏醒过来,使得她必须离开,若是她在不离开,很有可能会葬在这里。

  就在小白寻找出路的时候,那黑漆漆的洞中,那无数的白骨之中,开始有黑色的光开始凝聚。

  似乎有什么生灵,正在苏醒一样。

  另一面。

  郑拓与信仰道身面对面端坐。

  信仰道身从郑拓身上学习着如何修行信仰之力,而郑拓则是无法感知到外界,整个人完全沉浸在修行之中无法自拔。

  各种异象频繁出现,慢慢的如潮水般蔓延,开始影响周围的房屋街道,甚至,没有过去多久,整个信仰之城,所有人皆是抬头,看向郑拓所在。

  因为郑拓此时此刻因为修行所产生的异象,已经开始影响整座城邦。

  神龙腾飞,仙凤绕城,大河奔腾,大山耸立……

  各种美妙的情况出现,当即使得人们看向虚空中郑拓的影子,一时间,所有人皆是跪拜郑拓。

  如此动作使得郑拓所吸收的信仰之力倍增。

  对于信仰道身来说已经吸收过无数次的信仰之力,对于郑拓来说,那便是最为新鲜的力量填补。

  他贪婪的吸收着信仰之城中所有人的信仰之力,整个人慢慢已经与信仰之城融为一体。

  待得他信仰之城融为一体,便是已经彻底炼化这里的信仰之力为自己所用。

  就在此时。

  郑拓猛然睁开双眼。

  刹那间!

  所有的异象全部灰飞烟灭,反观郑拓,他瞬间消失在原地,在出现,已经来到了信仰大殿的外面。

  没有任何阻拦,抬腿便是进入到了信仰大殿之中。

  而此时此刻的信仰大殿之中,景象当即便是惊呆了郑拓。(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