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洛水诀

第二百零五节 水尽

洛水诀 界明城 4972 2024-01-11 06:26
0:00
0:00

  “谢少侠,你醒啦?”谢子枫朦朦胧胧中,似乎又听到了霹雳堂堂主雷烈的声音。他心里苦笑道:“不会这么巧吧,两天之内接连遇到三次。”

   他觉得脑袋晕晕乎乎,就像是装满了水的‘尿’泡一样,摇一摇似乎能听到闷响。谢子枫费力地挣开眼睛,却见一个面容猥琐的男子腆笑着凑了过来:“谢少侠,咱们真是有缘吶!咱刚处理完兄弟媳‘妇’的事情出来溜达,就又遇到了你老人家。”

   谢子枫以手抚额,轻叹了一声,道:“噢呀!咱们何止有缘,简直就是三世孽缘。我第一次遇到你,被你当成凶手;第二次遇到你,赔上了十几文大钱。这一次遇到你,脑袋瓜子莫名其妙地被人敲了一下。雷兄啊雷兄,我谢子枫能与你相识,真是三生有幸吶!”

   雷烈讪笑道:“谢少侠言重了,言重了。”谢子枫见他满脸堆笑,比平时的自己还要惫懒三分,不由轻骂道:“你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倒真的与小爷平时一模一样。”

   雷烈学着谢子枫挠了挠头,恭维道:“咱可比不上谢少侠。谢少侠才智高,武功也高,不知有多少‘女’人愿意自荐枕席呢!”谢子枫笑道:“噢呀雷堂主,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的嘴里居然可以种树啊!”雷烈脸‘色’一呆,问道:“什么种树?种什么树?”谢子枫道:“当然是种铁树咯!以你的伶牙俐齿,就是铁树到了你嘴里,也能开出‘花’来!”

   雷烈老脸一红,嘀咕了几句,忽地问道:“对了谢少侠,你为什么一个人躺在这暗巷里?前面没几步就是阿轨的家了,咱扶你过去?”

   谢子枫‘揉’了‘揉’后脑勺,努力回想着被敲晕前的事情,颓然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之前的事情。他苦笑道:“阿轨对你有成见,我还是一个人回去吧。雷兄,你的事情都办完了?以后莫要再做强盗了罢!”

   雷烈吭吭哧哧搓着两只手,半晌才憋出来一声轻“嗯”。谢子枫扯开嘴挤出了一丝笑容,摆手道:“多谢雷兄。日后若有什么难处,尽管找在下。在下定当竭力帮忙。”雷烈粗着脖子闷声道:“咱们关系又不好,你为什么要如此对咱?”谢子枫道:“那都是昨天的事了,从今天起,你雷兄就是谢子枫的朋友了。”

   雷烈慌‘乱’起身,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谢少侠武功高超,才智过人,怎么能做咱这破落腌臜的朋友?咱先走了……”说完手舞足蹈地飘走了。谢子枫轻轻笑了声,起身沿着墙壁缓缓而行。

   走了几步,谢子枫忽然轻声道:“丫头,出来吧。”话音刚落,从暗影里闪出一个鹅黄衣裳的少‘女’,正是濮阳城中的小乞丐,如今的吕卓。

   小丫头走到他身边,毫不顾忌地缠住他,轻声道:“谢家哥哥,你怎么知道是我?”谢子枫道:“是你身上的气味啦!在濮阳时你不是跟踪过我一次?那时我就记下你身上的味道了。唉,我当时怎么没有想到,那是少‘女’的体香呢?”

   吕卓的脸“唰”地红了,在谢子枫手背上轻轻掐了一下。谢子枫呲牙道:“小卓,我看到你,总是会记起濮阳城的那个小兄弟,说话就不是很讲究了。你莫要怪我。”

   吕卓轻哼了一声,气息扑打在谢子枫的耳垂上:“我这身打扮,是不是很像一个人吶?我听到你昏‘迷’前一直在‘师妹师妹’地叫着。”

   谢子枫也闹了个脸红脖子粗,哼哧道:“噢呀,我昏‘迷’中叫‘师妹’了吗?”吕卓收敛起俏皮的神‘色’,怅然道:“我知道你口中的‘师妹’就是李玥姐姐。其实我也很想她呢……”

   谢子枫叹了口气,忽地想起一件事来,促声问道:“小卓,你可看清袭击我的人呢了吗?”吕卓摇了摇头,道:“我看到谢家哥哥时,你已经倒在地上了。你的前后左右并没有人。”

   谢子枫略显失望地“哦”了一声,却听吕卓又道:“不过有件事情很奇怪,那段河堤修得整整齐齐的,唯独你躺着的地方坑坑洼洼,像是被人用锄头犁过一样。”

   “是吗?难道我无意间闯进别人的田里,被人用锄头砸了一下?”谢子枫觉得脑仁有些疼,摇头道,“这件事情大有蹊跷,我得仔细想想。”

   =============================分隔线=============================

   约莫一刻钟后,谢子枫终于捱到了刘仁轨的家。刘仁轨见谢子枫一脸颓唐,惊叫一声冲了过来,不过在看到搀扶着他的秀丽少‘女’时,生生收住了步子,似笑非笑地说道:“谢兄好本事,出去一会就带回来一个小姑娘。”谢子枫有些心虚,道:“她是我很早前就认识的小妹妹。”吕卓却俏生生地给刘仁轨行礼,脆声道:“我哥哥给公子添麻烦了!本以为哥哥已经离开汴州,没想到他居然会因为公子留了下来。我这个做妹妹的真是失职。”

   谢子枫有些诧异地看着吕卓,不明白她的话为何如此不善。果然,刘仁轨听了她的话,眸光一黯,轻声道:“妹妹教训的是,谢兄的确是被在下所累。”谢子枫急忙道:“阿轨,我留下是为了自证青白,与你无关。”却听吕卓又娇声道:“不过我哥哥说了,刘公子文采斐然,‘性’情温和,更难得的是他的爱好品味与他一样,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知己。为了他耽误一两天行程,倒也值得。”

   刘仁轨从脖颈起泛起‘潮’红之‘色’,低头道:“夜深了,我们进屋再谈吧。”说着慌里慌张地闪进屋子。谢子枫咬牙低声道:“小卓,哥哥从来不知道你居然这么能说会道啊!”吕卓轻轻笑了一声,道:“谢家哥哥,你真是个笨蛋!又傻又蠢的大笨蛋!”提着罗裙先一步迈进房‘门’。

   油灯下,刘仁轨的神‘色’依然忸忸怩怩。倒是吕卓,叽叽喳喳把她是如何认识谢子枫,又是如何与他重逢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遍,这里面自然少不了他在濮阳哗变中的功劳,当然,李怡和李玥的事情,也被她的快嘴全倒了出来。

   “呼,喝死啦!”吕卓提起水壶猛灌一顿,嘻笑道,“公子,你说说看,我哥哥到底是怎么想的?两位李姐姐里面,他更喜欢哪一个呢?”

   “噗……”谢子枫口中的水全喷了出来,尴尬道,“小卓,瞎说什么呢?我和大小姐还有师妹,只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她们出身高贵,才貌双全,怎么是我这样的小老百姓能痴心妄想的?”

   刘仁轨猛点头道:“谢兄说的没错。这婚姻之事,还是要讲究‘门’当户对的。以谢兄的‘性’格,肯定受不了世家‘门’第的束缚。”吕卓笑道:“所以说嘛,我哥哥就应该找知书达礼,但是家境普通的小姐,就像公子这样的。”

   “噗……”刘仁轨也喷了自己一身,“在下是堂堂男儿,妹妹不要‘乱’说。”

   “小卓!”谢子枫瞪了吕卓一眼,无奈地‘揉’着太阳‘穴’,道,“下午那会我好像已经找到了凶杀案子的线索,不过被人砸了一下以后,却记不起当时的思路了。”

   “你被人袭击了?”刘仁轨脸‘色’一白,“难道是霹雳堂的人?”

   谢子枫轻笑道:“谁都可能袭击我,唯独霹雳堂的人不会。对了,你的明辉大哥呢?”

   刘仁轨听他特意强调了“你的”二字,嗔道:“什么你的我的?你怎么跟你妹妹一个德行?你走后不久,他就被渡鸦帮的人接走了。至于他现在是醉是醒,与我何干?”

   谢子枫见他言语里似乎刻意强调和谢映登不过是普通朋友,心里莫名一喜。这时却见吕卓打着呵欠,掩口道:“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哥哥,你送送我吧?”

   刘仁轨见谢子枫一脸苦‘色’,忙起身道:“我看谢兄‘精’神不济,还是我来送你吧。”吕卓打趣道:“你好像比两位李姐姐还要关心哥哥呢?”

   谢子枫见刘仁轨一脸尴尬,没好气地说道:“还是鄙人来吧。”

   出‘门’后,吕卓忽然收敛笑容,忧声道:“谢家哥哥,你真不应该留在汴州。今天你能被人从背后袭击,明天你就有可能被人捉起来。你还是尽快离开罢!”

   谢子枫仔细看着吕卓的双眸,低声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文竹兄的意思?”

   吕卓眼睛微红,跺脚道:“你爱听不听,爱走不走!我再也不管你了!”说完,飞也似地跑开了。

   “文竹兄啊文竹兄,你到底在暗示什么呢?这汴州城,真得有你所说的那般可怕吗?”

   天上新月如钩,皎洁光亮,却不带一丝温度。谢子枫仰头望着它,近乎呻‘吟’地低‘吟’道:“今天已经是初六了啊……还有九天就是盂兰盆会了,我能如期赶到吗?”

   温润无声的夏夜,一种名为“暗流”的东西正在空气中弥散。就在谢子枫的身后,刘仁轨提着一盏油灯,定定地看着他。那双清亮的眸子,正如天上的新月一样,明澈生辉。

  

<>read_di();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