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重生娇妻:总裁宠上天

第529章:大结局

0:00
0:0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娇妻:总裁宠上天 泡泡小说网(www.paopaoxs.cn)”查找最新章节!

   她这话一出口,印晓欢扭头看向她的眼神,就像看着外星人般惊愕到了极点,紧接着又被强烈的愤怒给全然覆盖:

  “妈,您现在说的这还是人话吗?您明知道我已经嫁给飞白,大哥无论多优秀,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可能跟我相配?

  难道为了维护大哥,您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吗?您就不怕您这话要是让飞白听到了,会寒了他的心吗!”

  周华本来就理亏,听她这么一说,终于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只能板着个脸嘴唇紧抿,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

  不过她提到了陈飞白,倒是让陈飞豪脸上划过去几分紧张,暗暗加重的语气里也有着淡淡警告的意味:

  “诗韵,我相信你是聪明人,有些事情自己拿捏得清楚。”

  印晓欢听懂了他的话外之意,脸上的嘲讽便更加浓重:

  “当然清楚——无非就是大哥敢说敢做不敢让人知道而已。大哥要是真存了这种心思,随你,反正人的思想是没办法被控制的。

  但你要是再有什么过分的举动,那我倒要看看,你这引以为傲的总裁之位能坐得了多久!”

  要是放在平时,周华就是拼了老命也不会允许,她当着自己的面,对陈飞豪说下如此重话。

  但此刻是陈飞豪理亏在先,她心中即便愤愤不平,也只能缄口不言,眼睁睁看着印晓欢撂下这番话后,就气势汹汹地冲出了总裁办,还把门摔得震天响。

  此时的办公室里,那焦灼的硝烟味还并未全部散去。

  周华禁不住扭头,看到一脸落寞与痛苦的陈飞豪后;明知道不该这样,她仍然无法阻止自己心疼了起来——她这大儿子的命,真的很苦。

  他的人生本该高高在上,顺风顺水;却在外面受了整整四年非人的待遇,也因此错过了跟沈家的联姻。

  等他一回来,那些本该属于他的东西,都已经离他远去,或者牢牢攥在了别人手里。

  是的,她何尝不知道,他这备受陈飞白实力与人脉影响的总裁之位,已经岌岌可危了呢?

  他现在在公司的地位,跟四年多前的也有天壤之别。

  他都已经这么惨了,就只是看上了那个什么都没有的沈诗韵,难道还要让他再次失望吗?

  陈飞白的幸福,哪里能比得上他的幸福呢?

  不过一想到陈飞白,周华还是立马警觉起来,扭头看向陈飞豪的眼神充满担心:“飞豪,沈诗韵要是把这事告诉飞白,那可怎么办啊?”

  要是早在两年多前,她一点都不会担心。

  毕竟那时的陈飞白对沈诗韵弃如敝屣,说不定还正会以此为借口,跟沈诗韵离婚,但现在已经截然不同。

  在过去的一年里,她是亲眼看见,陈飞白对沈诗韵从一开始的厌恶至极,到逐渐有了点兴趣,再到完全接纳……

  目前两人甚至已经到了难舍难分,愿意为对方牺牲自己的地步。

  要是让陈飞白得知方才的事,他愤怒之下六亲不认,拼尽一切来对付陈飞豪,陈飞豪不一定有招架之力。

  但陈飞豪却没有多少担心,还有些笃定地摇摇头:“妈,我相信她暂时不会告诉飞白的。”

  印晓欢最终的确没有告诉陈飞白。

  虽然她一个人坐在阳台里吹了许久的冷风,依旧没有平静下来;在这期间她数次抽出手机,找到陈飞白的号码想要拨过去,最后还是放弃了。

  因为她心知肚明,过去几个月里,陈飞豪虽然没有像今天这样把话挑明,但也屡屡试探,屡屡过界,陈飞白当然也早已察觉到异样。

  陈飞白不是没有干预过。

  为了撤掉她这个总裁助理之职,他甚至拿捏着陈飞豪曾谈下来的,最重要的合作相威胁,陈飞豪最终都没有松手,可见陈飞白目前拿这件事是没有办法的。

  那她要是把方才那事告诉陈飞白,除了让他担心之外,又能怎么样呢?

  陈飞白为人一向沉稳,但也很难保证,他不会被这事给激怒。

  万一陈飞白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拿出一切实力跟陈飞豪对抗;就算最终获得了胜利,恐怕也只会众叛亲离,两败俱伤。

  最重要的是,陈飞豪即便已经挑明了自己的心思,但到现在也没有做出真正伤害他们的事情来。

  为了他那几句话就鱼死网破,不值得。

  她还是以后小心防备,不接受陈飞豪,不给他一丁点可乘之机就行。

  她才不相信自己有那么大魅力,能让陈飞豪经年不忘;陈飞豪追了一段时间没有结果,新鲜感一过放弃之后,他们的生活就都能回到正轨。

  所以她今天受的这点委屈,还是暂且生生咽下去吧。

  而就在她好不容易平复好了情绪,正准备离开阳台之际,一转身竟看到陈飞白就站在身后。

  此时的太阳都已经快爬到了头顶上方,刺眼的阳光勾勒着他西装革履的俊美轮廓,精致得有些不真实;而他那光洁额头上凝结的细密汗珠,不仅给他添了几分烟火气,也证明他已经在这站了很久。

  陈飞白早已知道,陈飞豪觊觎印晓欢的事,即便印晓欢没有说。

  他也早已让钟晴查到,四年多前陈飞豪遭遇海难并非意外,而是在外欠了巨额赌债,倾当时的陈氏集团之力也无法还清,还有可能会遭到追杀。

  所以他不得不铤而走险,伙同阿彪带了一具新鲜尸体上船,让阿彪在船上给尸体换上他的行头,本想造成他失足落水致死假象。

  没想到这般碰巧遇上海难,他更加逃得无影无踪。

  本以为没人发现了那具尸体,没想到陈飞白早就发现,只是不想让周华太难过而选择隐瞒。

  他更没想到周华竟然倾尽周家财产为他还清赌债,他要是再等几天知道了这件事,也就不用这么急着走了。

  在外面的日子他又不甘心,才会暗中跟陈振业策划好了之后回来。

  他在华盛顿遇到显赫之家利家,在利家书房里发现了利家爷爷年轻时跟沈国强的合照,得知沈诗韵的真正身份,其实是利家失散多年的千金利佑仪。

  所以他才要费尽心机,在利家人找到沈诗韵之前先占有她,这样就可以控制住利家,陈氏依旧唾手可得。

  不过事已至此,他的所有阴谋都已经毁于一旦。

  再也没有人能够左右得了陈飞白和沈诗韵,他们可以幸福而长久地生活在一起……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