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帝皇的告死天使

第2658章 风言风语

帝皇的告死天使 莫格卓根 4875 2024-02-12 16:37
0:00
0:00

  说是前沿据点,其实也就是用简易金属板和就地取材的岩石堆积起来的小型哨所而已,主要靠一个小型发电机维持,占地几百平方米,除了十几号人外其他都是做苦力和维持警戒的机仆。

  这样的据点在矿渣山脉里有数以千计,正是统御贤者们“天罗地网”战略的关键部分。

  当然贤者们做决定很轻松,他们这些低级神甫就要受苦受累了,而且机械教的改造能力往往也和等级直接挂钩,像他们这些低级神甫其实和常人没什么区别,也需要吃喝睡眠,也会厌恶糟糕的环境,而在这种地位为了安全起见,休息都得轮流来。

  当然,他们是神甫,真正的脏活累活可以丢给学徒们,但即便如此也还是让两人每日怨声载道。

  更重要的是这些活累不说,还非常危险,毕竟很可能现在他们脚底下的岩层中就躲着一群虎视眈眈的异形,矿渣山脉的坑洞密密麻麻,四通八达,前沿的据点随时都面临敌人的围攻,事实上每天都会有据点被敌人用各种方式贡献或者破坏,里面的人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去。

  “有什么不正常的。”

  端着一杯热气腾腾饮料的托平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准备继续他似乎没有尽头的数据统计与核验工作,以及整理来自四面八方的通讯信息,包括护教军们提交的视觉影像。

  胡戈扭过头,看向那粉红色的杯子,他替代了左眼的机械义眼旋转了一圈,然后开口道:

  “那是啥?”

  “鹰巢咖啡。”

  “为什么不给我弄一杯?”

  “这是最后一勺了。”

  “所以你喝掉了我们最后一勺咖啡?”

  “我现在累得要死,没有咖啡因我直接就休克了你信不信。”

  “说的好像我不累一样,那下一次补给什么时候到?”

  “一周。”

  “还要等一周?”

  “我说一周前。”

  “干什么呢,这是.”

  有些生气的胡戈干脆也扔下工作,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然后坐在椅子上。

  “我还是觉得那几队西卡里安消失的不正常。”

  托平坐在旋转椅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在模拟键盘上快速敲出一行行指令,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护教军消失在坑道里。”

  “可它们至少应该把战斗画面传回,事实上它们最后的坐标点都不太正常。”

  “那你去找它们吧。”

  “我现在只想赶快完成这场破仗,那个天杀的老金属罐给我的课题任务我只做了一半。”

  “难怪你每天还偷偷摸摸在那自己敲东西,我以为你在写日记呢,现在是战争,应该是可以延期的吧?”

  “可以个活塞!那个老东西只会说‘只有完不成的人,没有做不到的事’之类的屁话,如果这個完成不了下次晋升考核又要拖三年了!三年又三年,总不能拖到快死都没爬到二级神甫的位置吧?”

  托平随即也停下手中的活,刚要拿起杯子,结果却被对方抢先夺走。

  “喂,你干嘛?”

  “一人一半。”

  “不是,就这么一点你也——”

  最终还是被分走了一半咖啡,托平也只能拿着杯子长吁短叹。

  “我在那个信息联络站也快蹲到发霉了,如果不是这次暴乱看不到头啊,天天去神殿,万机神祂老也没给我什么启示,我之前甚至考虑是不是要去当随军神甫算了,之前不是有招募前往星界军里服役的随军神甫么。”

  “你真要去和那帮文盲还有野蛮人混在一起啊?”

  “那不然怎么办呢?没出路了啊,我一直想更换我的逻辑增强器,但它太昂贵了,现在的我根本负担不起.”

  说着,托平用手摸了摸后颈,那里有一个发光的凸起。

  “找一个女技师结婚生子算了。”

  “唉,就算想也得有合适的啊,再者说我现在都还是租的公寓呢.不过焦炉城经过这次暴乱,可能有机会低价购买一套自己的独立居所,回去我得看看账户上存了多少。”

  这时,胡戈走到托平身边,然后看了一眼临时板房入口,确认没有人后,低声说道:

  “伱听说了没,这次来了一支阿斯塔特战团。”

  “啊,听说了,白色圣堂嘛。”

  托平喝了一口咖啡,然后也看向门外,压低了声音。

  “有什么特殊消息吗?”

  “听说铸造总监已经离开先行者之城前往轨道暂时办公了,现在所有军队都是被那个战团长在指挥,另外你知道这个战团长是谁么?”

  “谁啊?”

  “索什扬·阿列克谢。”

  “索什扬·阿列克谢.有点印象。”

  “不久前在大漩涡打了一场远征那个啊!我看你应该优先安排你的记忆存储器!”

  托平随即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哦哦哦,想起来了,是这个人嗯?他.是白色圣堂的战团长吗?”

  “不是,他是星界骑士的战团长。”

  “啊阿斯塔特可以这样串着指挥的吗?我不太了解这个,你知道吗?”

  “我也没学过,但正常来说应该不会,不过白色圣堂也是大漩涡远征里的一个战团,我猜测.这位索什扬战团长可能威望很高,其他战团也愿意接受他的领导。”

  “这样啊那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事?话说我也一直搞不懂,为什么一个战团会跑过来,是上面去求援的吗?”

  胡戈走到门口关上门,随后从一旁拿过椅子,坐下来后向托平靠过去,然后神秘兮兮的说道:

  “这就是重点,我也是听一个在先行者之城那边某个好朋友说的,上面一开始是向另一个铸造世界求援,但那个铸造世界好像.听这位战团长的。”

  托平眨了眨眼。

  “一个铸造世界听一个阿斯塔特的”

  “说明这位不是简单的阿斯塔特,我在想要是实在没路子,不妨考虑”

  就是这时,门突然被敲响了,胡戈走过去打开后,发现是一个学徒,正紧张的看着自己。

  于是他便摆出了威严的态度,沉声说道:

  “什么事。”

  “胡戈神甫,有一支陌生的护教军.返回了?”

  “为什么用疑问的语气。”

  “您最好自己看看。”

  托平这时也走过来。

  “怎么了?”

  “他说来了一支陌生的护教军。”

  “这附近有什么护教军是陌生的吗?”

  “去看看。”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