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第六百四十三章 新魏王雷霆立威

0:00
0:00

  曹植想起母亲的话,对台上的曹丕一脸不屑,不卑不亢地回答:“大王,臣也是先王之子,岂会颠复自家王国?大王欲屈加臣弟罪耶?”

  “不承认,没有关系...”曹丕冷笑说完,又突然看向丁廙,“丁黄门(黄门侍郎),你又怎么说?”

  丁廙自知理亏,闪烁其词道:“我们今日与临淄侯同醉,怎么会图谋颠复魏国?大王是不是听到奸人谗言?”

  曹丕跟着站起身来,指着殿内大鼎说:“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承认就自己投入鼎中,孤不会祸及家人,若是死不悔改,哼哼...”

  丁仪与曹丕有旧怨,自恃丁家与曹家世代姻亲,加上没在别院看见外人,于是语气坚定地回答:“大王欲加之罪,何必要丁仪自辨?今天若是被烹杀,自有史官会落笔...哼哼...”

  “大王才初即位,就要行此酷刑?岂不令群臣齿寒?”丁廙跟上兄长的步调。

  “兄长已是魏王,单凭臆想就能定罪,何必让我等辩解?”曹植冷冷地看着曹丕。

  曹丕拍着手微微笑道:“不见棺材不掉泪,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证据,孤又是不是在臆想,把他给我带进来。”

  曹丕话刚落音,一个老者被带进大殿,他是个又隆又哑的门房,丁仪、丁廙还都认识,三人都不知道他出现的意义。

  老者朝曹丕躬身行礼,然后竟开口说话:“回禀大王,这两位是戌时三刻到的别院,因为他们在临淄侯房间中声音很大,老奴不小心听到了几句...”

  老者年近六旬,但是口齿清晰、记忆力超群,将丁仪、丁廙的话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两人听完面如猪肝色。

  曹植在邺城期间谨小慎微,特别对别院的护卫、女婢不敢轻信,唯独对着『又聋又哑』的门房没有芥蒂,自己与他相处一段时间后,曹植还见其可怜赏赐了财物,可他原来竟是曹丕的人,想到这里曹植觉得后背发凉。

  “你...你血口喷人...”丁仪这时候已经慌了。

  “此人胡言乱语,大王不可单方面相信门房老叟...”丁廙提醒。

  曹丕冷笑:“你们要的证据,孤已经拿出来了,既然你兄弟不承认,也不愿意下鼎受刑,那么就全家陪你们殉葬,许将军,立刻逮捕丁仪、丁廙两家男丁,然后全部押赴至邺城问斩。”

  “唯。”许褚抱拳领命。

  “许将军,请等一等,卑职愿意招认,卑职愿意下鼎,请大王开恩...”丁廙听到牵连全族,吓得连忙跪了下来,直接在殿上头如捣蒜,额头上鲜血横流。

  “哼,晚了,马上给孤叉出去,过几天家人同时问斩。”曹丕大手一挥,尽显王者风范。

  曹丕说完丁廙瘫坐在地,几个武士随即进殿架起两人,丁仪见大势已去破口大骂:“曹丕,先王他尸骨未寒,你就纳先王姬妾银乱后宫,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早晚不得好死...”

  曹丕气得眉峰抖动,怒道:“此贼已然疯癫,给孤割掉他的舌头,拖下去...”

  丁仪、丁廙刚被带出殿门,就听见外面一声惨叫传来,大概是丁仪已经被割舌,曹植此时的酒意已经全醒,而且惊得满头大汗。

  “兄长要杀弟乎?”曹植直勾勾看着曹丕。

  曹丕轻哼:“子建现在还不死心?先王若想传位给你,孤岂能有今天的局面,居然还想勾连子文(曹彰)作乱,此行真是其心可诛,兄知你才华横溢,素为父亲所喜爱,此乃孤之不能及也,现丁氏兄弟已然招供,你还有何话说?”

  “哈哈哈,兄长要杀便杀,何必拉丁氏兄弟下水?不就是烹杀么?弟这就去见先王。”曹植说完大义凛然,向着沸腾的大鼎走去。

  “且慢。”曹丕喊住曹植。

  “大王还有话说?”曹植全无惧色。

  “丁家兄弟虽死不足惜,但子建毕竟是我胞弟,怎忍看你死在这魏王殿?孤知你诗词文章盖世,若能在一炷香内,作出一首上佳之诗,孤便赦免你同谋之罪,若是浪得虚名做不出来,就别怪兄长无情了...”曹丕冷笑着提出建议。

  “臣弟勉力一试。”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曹植的人生还没享受够,他其实也不愿意这样狼狈死去。

  侍者随即端来一鼎香炉,香头的火星缓缓向下吞噬。

  曹植根本没去理会那燃烧的薰香,而是拍拍衣服在殿中来回踱步思考,当他落下第七步的时候,突然注意到铜鼎旁引火的豆秆。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曹丕亦文采不俗,当他听完曹植的七步诗,突然浑身一凛、大受触动,跟着摆手说:“子建之才我不及也,先回别院去休息去吧...”

  “那正礼(丁仪)、敬礼(丁廙)及家人...”

  曹植求情的话还没说完,立刻被台上曹丕粗暴打断,“丁家不臣久矣,孤没诛杀丁氏全族已是留情,子建先管好自己...”

  曹植听得愕然,在武士的监督下回到别院,还有两个时辰才天亮,但他注定此夜不能成眠。

  次日清晨,丁氏被捕待斩、曹植被逼七步成诗,这两件事很快传遍邺城。

  群臣得此消息尽皆譁然,都知道曹丕在秋后算帐,所以很少有人站出来说情,唯有散骑常侍、中领军夏侯尚劝谏求情。

  曹丕可能对丁氏兄弟恨之入骨,也可能想用一场屠杀给自己立威,还可能是想掩盖后宫的丑事,转移那些知情者的注意力,所以并没有因夏侯尚的私交而松口。

  四月中旬,丁仪、丁廙两家男丁数十口,全部押到邺城闹市斩首,曹丕用雷霆手段树立了威严。

  卞夫人担心曹植遭受迫害,请求曹丕让他回到封地,曹丕贬封曹植为安乡侯,食邑八百户,从原来的万户侯,降至乡级的百户侯。这候章汜

  四月下旬,夏侯充至邺城报丧,其父夏侯惇病逝许都。制大制枭

  曹丕感念其功劳,亲自穿上素服、领着百官,到邺城东城门为其发丧,赐夏侯惇谥号为忠侯,并厚赐夏侯惇家人。

  一天夜里,夏侯充乔装来到许褚家。

  许褚将夏侯充迎入府时,眼中闪过一丝轻松之色,他知道曹操最后的命令来了。

  喜欢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请大家收藏:()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啃书房更新速度最快。

  啃书房阅读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