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垂钓之神

第2790章 人设终究没能保住

垂钓之神 会狼叫的猪 16503 2022-06-22 17:26
0:00
0:00

  “两刀?”

  不少中海神州的强者,纷纷露出惊讶之色,一位顶级强者,两刀败北,这简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有熟悉幻天宗的强者,一脸震惊:“幻天宗虽然门庭不大,但是收人却极为严格,更何况是宗主亲传弟子。

  袁天幻曾出手困杀过不止一只灭世级不祥生灵,怎么会两招就败了?”

  有人唏嘘:“不是袁天幻弱,而是这王寒太强了。

  而且,他手里拿的是上品造化灵宝,此间能有几人有这个级别的造化灵宝?”

  有人感叹:“法体双杀固然可怕,但海界不是没有。

  但力破千阵,这是头一回见。

  同境界下的阵道宗师,纵然施展的都不是大阵,又岂会轻易被破?

  恐怕,这王寒对阵法一途,也有所涉猎。”

  下一刻,却见一个青年男子跨入擂场。

  “嗡~”

  当他跨入擂场的那一个,身上金光灿灿,一套金甲包裹全身,有至阳至强的璀璨光芒,自他体内爆发。

  只听此人喝道:“中海神州,光明城,陈天阳。

  既然你觉得很轻松,那便我来与你一战。”

  “好啊!”

  韩非咧开嘴角,扬了扬嘴,作出一个挑衅的动作。

  “呼啦~”

  这陈天阳双手一抬,一枚烈阳大星,出现在擂场之上。

  只见陈天阳一手托住烈阳大星,疯狂汲取其中能量。

  下一刻,只见他单手横推,口中厉喝:“烈阳火莲。”

  却见,整个擂场,温度骤然上升千万度,接着此间就被诡异火焰所覆盖。

  一朵火焰莲花绽放,莲花的莲座位置在坍塌,有无穷吸力传来,整朵莲花,将整个擂场包裹,韩非自然是跑也没的跑。

  只是,没法跑,不代表韩非不能攻击。

  只见他隔空控刀,无穷刀意充斥其中,诸神黄昏的力量加持,本我大道催动到极致。

  “杀!”

  一刀出,此间火浪都被刺破。

  然而,陈天阳却冷笑一声:“火海浪潮,卷起千重浪。”

  只见,此间除了正在闭合的莲花,此间火海,犹如正常的沧海一样,火焰形成巨浪,一重接着一重,力量倾轧血天刃,试图卸掉血天刃的攻击。

  只是,陈天阳并不知道完全状态的韩非到底有多强,这千层浪还没拍完,就已经被彻底洞穿。

  陈天阳也没料到韩非只是一刀之威,就可以这么强。

  不过,此刻他手拖烈阳,体内又无穷能量正待释放。

  只见掌心能量汇聚,无数道火墙接连出现,转眼变达数百道之多。

  “噗噗噗~”

  可纵是如此,这些火墙犹如一张纸纤薄的纸,被接连洞穿。

  最后,这一刀刺在陈天阳掌心。

  后者掌心金甲最后喷播出堪比长生境星珠一击的力量,终于将韩非这一刀的威能,挡住了八分。

  “铛~”

  最终这一刀还是刺在了陈天阳的掌心,剩余的威能并未能刺穿陈天阳的手臂,不过这一击也将其击飞,撞在了擂场的边缘处。

  “咳咳!”

  陈天阳嘴角溢出一丝血渍,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韩非已经被火莲吞噬。

  花瓣已经闭合,火莲之内,每过一息,火焰威能便会加强一分。

  十余息后,其中威能可焚烧大帝。

  但陈天阳并未放松警惕,这依旧在往莲花内初入能量。

  可下一刻,火焰莲花之中,韩非的声音嗡嗡响起:“你难道不知道,我也玩火的吗?”

  只见,火焰莲花正在迅速枯萎,那无穷火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甚至,陈天阳手中烈阳,都不需要他的指引,无穷能量就被莲花吸去。

  场外,气氛紧张。

  “嘭~”

  只见,火莲终于完全枯萎,韩非置身于火焰之中,淡淡笑道:“光明城是吗?

  这里唯独你最弱,也敢往外跳。”

  “噗嗤~”

  “轰隆隆~”

  只见,那被陈天阳击飞的血天刃,瞬间穿破了陈天阳手中托举的烈阳,直接引起了星爆。

  擂场之上,所有花草树木,尽数化作了虚无,恐怖的爆炸威能,虽然威胁不到长生境强者。

  然而,陈天阳的火焰威能失去效用,都来不及换用他法,韩非便已经出现在他身前。

  “一拳~”

  “砰~”

  陈天阳宛若星辰般横飞,一身骸骨尽数粉碎,身体间破了个大洞,神魂仿佛遭受重锤,直接被砸到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在哪里了。

  云朵连忙出手,单手唤出一片藤草,护住陈天阳。

  挡下了韩非拳芒余威。

  只听她道:“此战,王寒胜。”

  韩非轻笑一声:“如果都是这个货色,我劝你们别来了,我怕我真的会打死你们。”

  “嚣张至极。”

  “狂妄。”

  “有种你连打九个试试。”

  有人无语:“这陈天阳也真是的,还是他们光明城那一套,这玩意对付不祥生灵是厉害。

  但是王寒这种变态,如此分散式的攻击方式,能赢就怪了。”

  “极道炼体,法体双杀,真的完全能将神魂之力融入体魄么?”

  姜布衣端坐銮驾之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神色平静,无喜无悲。

  “下一个。”

  韩非依旧没有休息的意思,至少,暂时还没有遇到让他休息的人。

  而围观的很多人,甚至包括十大擂主中的其他人,此刻心中都已经无法来判断韩非的实力了。

  明明只是长生境中期,但是他打出来的一击,都堪比长生境巅峰,甚至隐隐有突破大帝境的感觉。

  古妖族强者,一只孔雀登场,速度绝伦,剑术无双。

  众人本以为这会是一场刀剑之争,结果,韩非竟再度化身速度强者,硬生生拔光了孔雀翎羽。

  “噗嗤~”

  韩非一刀斩下这孔雀脑袋,桀桀一笑:“看样子应该是够做一把扇子了。”

  那在擂场中滚动的孔雀脑袋,正在愤怒大叫:“王寒,你敢羞辱我,此仇我古妖族记下了。”

  “呵!败在我手上的人,不会再有挑战我的资格,你歇歇吧!古妖族若都是你这货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嗡!”

  却见韩非刀锋一转,这古妖族孔雀的肉身,被斩成了齑粉。

  “下一个。”

  有人微微摆手:“算了,我就不出战了,你们谁想上,就去吧!”

  这一刻,场外无数强者意识到了一点。

  帝尊境,和其他任何一个境界,似乎并无不同。

  场外数千帝尊境强者,集体陷入了沉默,他们每个人都可以说是历经千万磨难,才走到了今日。

  本以为,帝尊之后,大家实力纵有强弱之分,但也不至于出现如此巨大的,甚至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特么哪里还是长生境?

  若就战斗而言,这让他们感觉到自己仿佛在和一位大帝战斗,根本毫无胜算。

  十大擂主中,有强者微微一笑:“虽然会败,但我想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五刀之后。

  此人拖着残破的身体,走出擂场,喃喃道:“真差劲的感觉,怕是得记一辈子,咳咳……”

  凤羽身边,凤星流咂舌:“这家伙都已经这么强了吗?”

  凤羽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她感觉到小师弟的风格似乎变了,虽然依旧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但已经超出了当初和自己战斗时的力量。

  “不隐忍了,为什么?

  出意外了么?”

  而张玄玉见韩非在擂场上,连斩数人,脸色微微难看起来。

  刚才神灵之劫都用掉了,结果什么动静也没,难道是没有成功么?

  虽然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此刻的韩非突然崭露锋芒,绝对是有意为之。

  片刻后。

  十大擂主,只剩下两个人没有出战了,一个是神妖林的红檀四,一个是姜布衣。

  红檀四看了看那黄金銮驾,又看了看韩非:“罢了,必输的战斗,就不打了。”

  “什么,连红檀四都认输了?”

  “这,他可是曾和大帝境强者交手都不落下风的人,为什么会认输?”

  神妖林那边,也有多位强者,纷纷传音:“四爷,这王寒虽然厉害,但是也没表现可战大帝的实力吧?

  四爷,现在可就剩下三个人了。”

  “是啊!四爷,万一这就是那王寒的极限了呢?”

  红檀四微微撇嘴:“都给我滚蛋,看我被打你们很开心?

  这家伙根本没有用出真正的实力。”

  “怎么会?”

  “这还叫没用出真正的实力?”

  红檀四:“他现在施展的乱七八糟的大术,看似每一个都很厉害,课没有一个有他自己的味道。

  这只能说明,这些看似很厉害的,失传了很久的上古绝学,对他来说,只是一门随手取用的大术而已,弃之也不可惜。

  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能逼他用出真实的战力,我去逼?

  等把他真实战力逼出来后,我怕他收不住。”

  红檀四摆了摆手:“可惜,我与圣女无缘,罢了罢了……你们俩争吧!”

  这一刻,也不需要云朵来主持赛场了,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那黄金銮驾。

  姜布衣淡淡一笑,众人都没看见他怎么离开銮驾的,但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擂场之上。

  姜布衣看向韩非,传音道:“真不想和你交手,可是你拿走的已经很多了,总不能什么都是你的吧?”

  韩非嗤笑一声:“拿你家的了吗?

  还是我吃你家大米了?”

  姜布衣:“既然他们都没法逼你用出全力,没办法,只能我来了。

  顺便说一下,这一场,我可是不会让的。”

  韩非耸肩:“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姜布衣背负着双手,面带微笑,“刷”得一下,一道剑影现世,只是剑光一照,白天仿佛变成黑夜。

  剑身上,似乎印刻着日月星辰,映照在虚空之上,出现此等诡异现象。

  “铮~”

  韩非只觉得血天刃在疯狂震动,刀身铮鸣不断,他还从未见过血天刃这种状态,根本不需要他施展,就有浓烈战意笼罩此间。

  “极品造化灵宝?”

  韩非轻哼一声,他感受到了。

  “去吧!”

  “嗡~”

  血天刃得了韩非的许可,终于按捺不住战意,冲天而起。

  他也曾登顶过巅峰,不过沉寂了太久而跌落了而已,此刻岂会被一柄剑压制。

  而姜布衣同样没有去控制他的那柄剑,于是乎,一刀一剑,瞬间交击在一起。

  “铛铛铛~”

  “叮叮叮~”

  韩非和姜布衣都还未出手,这两件这武器就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不过转眼工夫。

  刀芒,剑气,在擂场中纵横,杀的天昏地暗这。

  甚至,就连擂场外的禁制,都因为逸散的刀芒和剑气,被斩的颤动不已。

  场外,观战者皆骇然。

  “什么情况,人都还没打,武器先打起来了?”

  “我就说,王寒用的这武器本身就不凡。

  不过话说这位是谁啊!姜布衣,从来没有听过。”

  “有人嗤笑,你不是来自中海神州,你当然不知道啊!不过也不怕告诉你,这也是一个神族,算是超级势力之一,不过向来比较低调。”

  有中海神州的真正强者,听闻这些人的讨论之后,不禁暗中嗤笑。

  一个神族?

  就这么简单就把形容过去了?

  当真是无知啊!

  红檀四环抱着双手,坐在一株大树上,淡淡道:“看见没,这才叫针锋相对。

  不客气地讲,仅仅是刀剑之威,就不是一般的长生境可以抵挡的。”

  场上。

  韩非:“还不出手,等什么呢?”

  姜布衣:“等你出手。”

  韩非:“你不是要逼出我的实力么?

  你不出手,怎么逼得出?”

  姜布衣:“办法,还是有的。”

  “嗡~”

  却见姜布衣身后,一尊恐怖的法相,拔地而起,这法相有三只眼睛,双手犹如烈火焚烧,身体宛若神金奇石,脖子上挂着珠串,那珠串仿佛是一颗颗的日月星辰。

  韩非见状,微微眯眼,自己的法相不宜展露,否则被认出的概率极大。

  不得不说,这个姜布衣还是聪明的。

  他料定自己不会用出法相天地,所以他自己毫不避讳地用了出来。

  有人惊呼:“这是……这是上古传说中的说三目巨灵神法相,在法身榜排名第六,法相天地后,据说战力在海界万族中的诸天法相中,可位列前五。

  这家伙竟然这么强?”

  韩非微微皱眉,自己不是不可以打,但自己和姜布衣的气机在碰撞,两者暂时僵持不下,都在等待机会,酝酿杀术。

  韩非心头微微一叹,法相不能动用,那么自己身上似乎就没了应对这三眼法相的宝贝了。

  当然,办法也不是没有,但这属于底牌了,一旦用了,自己就相当于又用出了一个底牌。

  但现在,自己不得不用。

  韩非轻蔑一笑:“吾,很强大的法相。

  但法相终归是法相……”

  “嗡!”

  只见,韩非周身,时光法则涌动,一块古老的兽骨自韩非体内飞出。

  时光法则交织,却见时间长河洞开,一只巨爪从中探出。

  “吼~”

  一声怒吼,震动九天十地。

  跟着,众人便看见一个硕大头颅,从时间长河中探出,竟是一只上古魔熊。

  “咔咔咔~”

  此熊出现的那一刻,封锁擂场的结界,都出现了裂痕。

  “咚~”

  帝威降临,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

  巨熊踏出时光,一巴掌拍下,覆盖整个擂场,巨力引动天地,煌煌帝威让围观者感觉到窒息。

  “这是,太古魔熊吗?”

  “不是,我曾在上古秘典中见过,这不是凶兽一脉,这是万族之一,在洪荒时代就已经灭绝的……战天熊族,对,就是战天熊族,因为是本体具现,并非人形态,所以才会这么大。”

  有古妖族强者惊呼,没想到而今还能见到洪荒时代已经灭族的恐怖强族。

  可是,很多并不知道这魔熊来历的,却对韩非展现的力量颇为震惊。

  “时光六神术,他施展的是时光六神术之一的时光复活术。”

  “什么?

  王寒是时光神殿的人?”

  “怎么可能,时光神殿的人,怎么可能走极道炼体流?”

  “难道是时光神殿的秘密杀器?”

  “疯了,这王寒竟然直接复活了一位大帝?

  艹,这还怎么打?

  云朵前辈,这不算作弊吗?”

  有人则无语:“你要有本事这样作弊,你也上啊!”

  韩非唯一的一次,在人前施展时光六神术,那还是在混沌废土和万鳞族帝尊交战之时。

  而当时在场的,或许会知道自己有这个底牌,但他们却没必要说出去。

  至少,没理由在中海神州那边乱说,所以韩非并不担心有人从时光复活术判断出自己就是人皇韩非。

  当然了,其实他现在最主要的也根本不是保住自己王寒的身份。

  因为姜布衣知道自己的身份,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曝光自己。

  就算姜布衣现在忌惮,没有选择曝光。

  但一旦离开奇迹森林,以这位老银币的手段,绝对会曝光的。

  所以,韩非已经无所谓了。

  在时光复活术展现出来的这一刻,韩非就没有在止住自己的杀心。

  混沌神族是吧?

  出过主宰是吧?

  搞得谁家好像没有主宰一样。

  韩非传音:“你以为我很在乎王寒这个身份?

  你揭露不揭露,对我来说……都一样。”

  “杀!”

  “嘭~”

  同是大帝境强者,云朵是拦不住都这位古老的战天熊族强者的。

  这位,可是韩非从造化神狱拿出来的大骨。

  能被关进造化神狱,岂会是一般强者?

  果然,云朵出手。

  结果这位战天熊族回头怒吼一声,滚滚音波,山呼海啸般喷向云朵,直接将她轰飞了出去。

  同时间,这位战天熊族的强者一巴掌拍下。

  “轰隆隆~”

  “咔咔咔~”

  擂场外的结界,轰然破碎,那一刻,大祭司瞬息而至,手掌撼地,无穷藤蔓升起,擂场中法阵也重新运转这,这才挡住了这一击逸散的趋势。

  场外无数人,只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过了一个来回。

  除了大祭司,思红叶,裴白也随即赶至。

  两人怎么也没想到,这王寒竟然还有这等底牌,这还比什么武,招什么亲?

  “快退,连大帝境远古强者都复活出来,这特么哪里还是比武招亲?”

  “快快快,快走,稍有不慎,极可能陨落当场。”

  “老子可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不行,得回去告诉子孙后代,奇迹森林的比武招亲,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参与的了。”

  场中,威能释放,而韩非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见一团红光笼罩姜布衣。

  却见,在这位战天熊族强者的巨掌之下,在姜布衣身前,一道身影,单手举起,竟然挡住了这恐怖一击。

  只听,姜布衣的声音,悠悠响起:“看来,你对我是真动了杀心。”

  韩非狞笑声传遍全场:“要不然呢,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你敢挡我,便是找死。”

  姜布衣轻轻一笑:“想杀我,那你先活过今日再说吧!”

  “嘭!”

  却见,姜布衣身体轰然爆碎,竟然消逝于此间。

  “身外化身?

  分身?”

  韩非微微皱眉,闹半天这玩意竟然是个分身?

  大祭司微微皱眉,正要说话,却听思红叶忽然开口:“大胆王寒,身为荒古神族余孽,竟敢蒙骗奇迹森林,参加比武招亲。

  还妄图迎娶我族圣女,当真痴心妄想。”

  “嗡~”

  那一刻,此间豁然禁声。

  大祭司不可思议地看向思红叶,包括云朵,裴白也都纷纷看向思红叶。

  而韩非,也转过头来,看向思红叶。

  “自己被卖了?”

  在这种关口,不论说他是人皇韩非,还是说他是荒古神族的神灵后裔,结果其实是一样的。

  说他是人皇韩非,那外加诸多强,本来就是在等他,他必陷入众帝围杀。

  说他是荒古神族的神灵后裔,那些大帝强者同样会动手,十万年前,荒古神族几乎覆灭,正是中海神州那些人的手段。

  十万年后,而今西荒在此动荡,也是因为荒古神族。

  说自己是荒古神族,正好让那些大帝们看见希望。

  他们会以为,虽然没等到人皇,但是却意外拿下一个荒古神族强者,借此挖出荒古神族,也是挺好。

  所以,不论这两个身份,有哪一个被爆出,结果都是一样的,群帝必现。

  只听大祭司断喝一声:“思红叶,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思红叶目中寒光一闪,事已至此,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

  只听他喝道:“大祭司,我等都被此子蒙骗。

  我刚寻回青术的一丝残魂,他便是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才被这王寒灭口。

  此子,定是荒古神族中的重要人物,想要借圣女秘法,打破血脉桎梏,成就神灵之位。”

  思红叶也不再顾忌,哪怕大祭司他们都知道实情又如何?

  为了保住奇迹森林,他们只能由着自己说。

  不管自己编的谎话,有多么离谱,只要那些中海神州的大帝信了就行。

  这不,此间话音刚落,感知之中,八方虚空,皆有强者瞬息间破碎虚空。

  大祭司心头一沉,恨不得撕碎了思红叶。

  而思红叶回想起昨夜,姜布衣的话,心头微热。

  “红叶大帝,叶青蝉已死,这场争锋终究是你输了,云朵赢了。

  叶蝉衣日后纵然成就三重神格,也和你没有任何瓜葛。

  不如我们交易一场……事成之后,我许你,一枚神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