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1068.应对

0:00
0:00

  号令通过号角传递出去。

  顿时,站在屋顶上的蓝恩就看见了在长湖镇的大门浮桥方向,一溜火把正拥挤地在浮桥上往前挤。

  木质浮桥被踩的嘎吱作响。

  而另一边,长湖镇周围的水道闸门附近,也开始有巨大而凶猛的生物开始从湖水中窜上来。

  它们一张嘴能咬下常人半个身子的大嘴张开,巨大的肌肉量和坚固的牙齿,让它们直接开始咬长湖镇的水闸门。

  那些在湖水中泡了不知道多少年,期间阻拦过多少垃圾与冰块的铁条栅栏在座狼的嘴里根本撑不了多久!

  在外面就布置好的兽人们在确定了这里有矮人和‘巫师’之后,立刻就按部就班的展开了自己的计划——屠杀长湖镇的所有人,绝不放过任何一个。

  但是他们却完全不明白一个问题.蓝恩可不是‘巫师’。

  “啪!”

  一声宛如玻璃破碎的炸响回荡在屋顶上,那是兽人们的箭矢射在了蓝恩的【昆恩法印】上,溅起混沌魔力防护罩的碎片的声音。

  但是蓝恩不论是混沌魔力的储量,还是法印的强度,都已经跟当初的猎魔人不是一个级别了。

  至少有二十多個兽人在对他进行射击,但是猎魔人却能好像站在坚实的掩体后面一样,毫无波澜,也毫无躲避的动作。

  只是在承受了差不多两轮射击之后,那层防护罩才会完全破碎。

  可紧接着又是一个呼吸都不到的瞬间,略微扭闪躲掉趁着这个空隙射来的箭矢后,防护罩就恢复如初了。

  蓝恩抬起自己的左手,然后一下一下的让机械咬合,投射器发射。

  这些兽人站的分散,并且防御力主要来自于身上的劣质盔甲,完全不值得蓝恩掏出来自己的重弩炮【轰龙咆哮】跟他们对射。

  毕竟发射重弩炮所需的通常弹数量不多。

  但即便如此,这种对射也完全超出了兽人们的接受能力。

  跟一个自带掩体还准的吓人的射手对枪,这种心理压力根本不是寻常兽人能接受的。

  “射不到!我们射”

  ‘嘭’的一下,刚刚还从屋顶上露了下头,着急忙慌连瞄准都没有就射出一箭的兽人,还没等他把头完全收回来,天灵盖就被掀飞了。

  大股的血液和软掉的身体一起砸在屋顶瓦片上。

  在他旁边往弓上搭好了箭的另一个兽人艰难的咽了咽唾沫,眼神惊恐地看着没了头盖骨的伙计,却怎么着都不太敢露头了。

  但不露头也得死。

  “咻咻!”

  两道灵巧的身影从长湖镇高低起伏的屋顶上轻盈的掠过,而在半空之中的时候,离弦的利箭就从天而降,穿透了兽人的脖子,将他们钉在了屋顶上。

  这是跟猎魔人展开【昆恩法印】,谁露头就秒谁的射击策略截然不同的风格。

  他们像是两片飘零的落叶,以灵巧的身姿在常人无法想象的角度射出钻心利箭。

  “很高兴看见你们来帮忙,精灵们。但只有你们两个吗?”

  蓝恩停下左手的投射器,转身将湖女之剑从头顶向下插入一个悄悄贴近的兽人的脑壳上。

  刀尖从天灵盖插入,从下颚透出来。

  接着手腕一转,在拔出长刀的同时,将兽人的尸体摔进了水道里。

  “很抱歉不是援军,我们没想到这里的兽人会有这么多!行动这么猖狂!”

  陶瑞尔轻盈的跃起,在半空中获得射击角度后连发三箭,钉死了三个兽人,同时还有条不紊的回应着蓝恩。

  长湖镇的位置已经非常靠北方,常年低温,冬季还有大雪。

  为了不让积雪压塌脆弱的木质屋顶,这里的房子屋顶都是陡峭的斜坡,可以让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积雪自动滑下来,掉进水道。

  但是陡峭的斜坡同时也提供了太多掩体,瓦片上混杂兽人的血液后也变的更加湿滑。

  可是这些条件都限制不了精灵和蓝恩。

  莱戈拉斯甚至可以在射击与移动的间隙里,习惯性的用弓和箭玩花活儿。

  蓝恩怀疑这家伙不会是能用弓箭打敏捷性近战的那种射手吧?

  “看来你的射术也不错,还没请教你的名号?”

  莱戈拉斯一边用弓弦绞死了一个他落点附近的兽人,一边对猎魔人问道。

  “蓝恩,愿意为您效劳。”

  “好的蓝恩,现在你有什么计划吗?”

  “我也是今天白天才到这镇子。”蓝恩将一个兽人从腰部砍成两段。“我来不及组织镇子上的武装。这些兽人却是有备而来。”

  确实如此,这些兽人从镇子的四面八方涌入,处处都在他们的攻击范围之内。

  “他们有个指挥官!”莱戈拉斯的语气中透露出担心,“一个能让他们令行禁止的指挥官!这太不寻常了!”

  “无论如何,现在镇民们已经大多聚拢到镇长官邸前的广场上。”

  蓝恩摇摇头,对依旧在房顶上飘飞、射击的精灵们喊着。

  “我会尽力聚拢更多人,方便防卫和保护。也请你们尽力遏制兽人的破坏。”

  “至于湖里的那些不用担心。”

  说完,蓝恩的脚下一松,直接顺着兽人留下的血迹往下滑,落到了长湖镇的步道上。

  两个精灵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自觉开始朝着已经泛起喊杀声和嘈杂惨叫声的区域过去。

  他们本就是为遏制邪恶而来。

  跳下房顶之后,那些被号角声调动起来的兽人们也逐渐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破坏与杀戮。

  镇长敲响的集合钟声确实聚拢了很大一部分镇民,但是仍有镇民们没有过去,只是在自己家里待着。

  长湖镇只是个建在湖中巨岩上的小镇,拢共也就只有几百人而已。

  按巴德的话来说,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镇子,谁都跟谁认识。

  兽人们踢翻了镇民们用来取暖的火盆,或者是用来照明的烛台,接着让火焰扩散。

  长湖镇建在水上,湿气很足。但是湖水之上的木质建筑却还是能被点燃的。

  他还是太高看长湖镇卫兵的水平了。

  他已经提醒了镇长,甚至以【亚克西法印】激发他的贪财念头作为动力,让他警惕起来。可是这镇子里的卫兵却.

  只能说跟蓝恩想的一样,在兽人突击到他们面前时,他们吓得像是受惊的兔子。

  “朝镇长官邸前的广场走!快!”

  蓝恩在长湖镇的步道上大声呼喊着。

  许多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埋头逃跑却压根不知道哪里安全哪里危险的镇民们,在看见了他的身影后勉强恢复了一些理智,紧接着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蓝恩正在体会、控制着这片区域中镇民们的群体情绪,这也是他能如此高效率完成精神安抚的原因。

  每一个小动作、每一个音调的控制这些细节的叠加,在完美应用的情况下,就是能起到高效的作用。

  ‘哗啦’一声,一个穿着单衣从河道里猛地露出头的镇民,湿漉漉的胳膊带着水花扒到了步道上,蓝恩一把将他拉上来。

  这片区域的水道上没有小桥也没有船作为跳板,这个男人是直接游过来的。

  他的手背和胳膊上有在水中拨开飘荡的冰块而擦出的血痕,并且伤痕已经被冻到发紫,他整个人也微微张着嘴,浑身颤抖。

  蓝恩见状,他的左手上‘噗’的一声燃起一朵小小的火苗。

  那火苗似乎具有强大而可控的热量,只是小小的一朵,但是在蓝恩将左手放到镇民身边时,他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暖和了许多。

  但是眼前这个镇民被冻得太狠了,他甚至没法控制着自己的脖子往旁边扭,看见那朵火苗。

  “你来的方向是什么情况?有多少兽人?”

  “很、很多!”他一边不受控的流着口水和鼻涕,一边哆嗦着说。“他们占领了镇子大门口!到处都是拿着火把的兽人!”

  “他们还烧了我的房子!”

  “到镇长官邸前的广场,那里有卫兵聚集,还在分发武器。去那里拿上家伙,保护你自己。”

  蓝恩手上的火焰无声无息的灭掉,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但稍微恢复了些热量的男人却惊恐万分。

  “不!大人!我没学过怎么握剑!我连摸都没摸过!我、我们该怎么跟兽人战斗!那可是凶残的兽人!”

  “兽人也会死,先生。拿着武器想要战斗,很多时候就算是不会握也足够了。”

  蓝恩按着他的肩膀,直视着他。

  不知怎么的,这个因为失温而颤抖不停的男人在对视之中,竟然慢慢镇定了下来。像是在那双如同猫一样的眼睛中汲取到了勇气。

  “伱都敢在这个季节跳进湖水了,先生。你早就豁出去一条命了。”

  “兽人不会比飘着冰的湖水更可怕。现在,你该保卫这条命了。”

  蓝恩从他身边站起来:“沿路帮助你遇到的人,先生,让他们跟你一起去广场上。”

  猎魔人摩挲着手上的魔法指环,在长湖镇之外的湖面上,陡然炸起了一声雷霆!

  不管是精灵还是人类、兽人,在这惊雷之中都扭头看了一刹那。

  落水的镇民也一样。

  但是等他再扭头,发现蓝恩似乎毫不在意后,凭空多了许多安心。紧接着转身就小跑着离开了。

  指环上,蓝恩能感觉到麒麟赶过来的速度非常快。

  但是这古龙的到来只能说是刚好有用,却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因为长湖镇太挤了,不管是人口密度还是建筑密度,都不适合让掌握雷电的麒麟肆意发散力量。

  身上披挂着雷霆的骏马先是在长湖镇的外围水闸边晃荡一圈。

  而就是这一圈,二十来头刚把腐朽的水闸给撕开,准备往里进的座狼们。

  它们那沾了水的毛皮,还有嘴里撕咬着的栅栏铁条,就完美的传导了雷霆的力量。

  本来以座狼的身体素质,它们虽然在这带着冰棱的湖水中游了泳,但是只要上岸之后抖抖身子,大吃一顿应该也就没什么事儿。

  长湖镇的镇民和矮人就是极好的食物。

  可是在雷霆让它们呜咽一声,肌肉痉挛之后,二十多头座狼连本能的狗刨姿态都维持不住,径直往湖里沉底了。

  还有几只,本来爪子已经搭上了长湖镇的步道。

  但是电流通过身体,座狼的肌肉陡然紧绷,整头狼绷直成了一根肌肉棒子。

  应激的肌肉收缩反应将它自身‘锁’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上岸,就跌跌撞撞的又滑进了水道里。

  从水闸处晃悠一圈后,麒麟又绕着镇子跑了半圈,正好到达镇子正门的浮桥。

  连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

  “唏律律!”

  麒麟嘶鸣着,脚下的蹄子在水面上飞舞,溅起带着冰屑的水花,并且夹杂电纹。

  苍白色的鬃毛在静电下喷张耸立,红水晶似的眸子看不出感情,雷霆的光芒将它照的发白光。

  这都让它猫科动物一样的头颅更显威严与高贵。

  低着头,带着自己的速度掀起的浪花,麒麟直接在一长溜兽人惊恐的呼喊声中。

  “嘭!”的一声爆响。

  木板和浮舟托起的浮桥,在古龙的坚韧身体面前就像是酥脆的饼干,被直接撞断。

  上面的兽人也咋咋呼呼的落进了湖水之中。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