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诡异日历

第三百五十五章:神战

诡异日历 更从心 13254 2024-06-11 18:19
0:00
0:00

  旧历世界。竞技之国。时间,十一日前。

  竞技之国如今分为三个区域。

  边缘,城区,核心。

  所谓核心,便是悬挂在高空之中的神庙。在神庙里,巨大的天平,也就是竞技之神的本体,释放着神力。

  强大的愿望之力,和耶稣主宰的信仰之力,其实有很大的相似点。

  但一个源于竞技,一个源于信仰。

  竞技之国的边缘,注定会成为被战争波及最为严重的地方。

  无数竞技之国的子民,也都参与到了最后的竞争——国战之中。

  在竞技之神的神力加持下,边缘是一个又一個竞技场。

  想要进入城区,就得突破这些竞技场。

  换而言之,靠着用神力构建规则,第一批试图入侵竞技之国大军,与其说像是入侵者,倒更像是挑战者。

  各种竞技项目,对于竞技之国的子民来说驾轻就熟。

  但对于入侵者来说,则极为陌生。

  数万旧历生物,被困在了各种规则奇葩的赛事里,失去了它们的爪牙

  罪恶,贪婪,恐惧,憎恶。

  四大值神的部队,都是瘟疫般的存在。尤其是罪恶王爵的部队,这一路行军,几乎引爆了所有的罪恶。

  所过之处,都是一片狼藉。

  但它们很快被第一道防线给挡住。

  数十万大军围困竞技之国,但基于规则,不得不参与竞技项目。

  这反而让竞技之神的神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

  发动强袭的数十万旧历大军,进退两难。

  竞技之国的城墙,就像是阻挡一切诡异的绝望长城。

  但这一切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很快,与竞技之神一般强大的存在们,纷纷登场。

  虚无佛陀以及他的佛国诸天,杀戮之神以及他的旧历杀手生物。

  两大神的加入,让竞技之神构建的规则,开始被遭受重创。

  巨大的杀戮意志席卷战场。

  而无数欲望,让佛陀于高空之上,无限金光里,和竞技之神开始斗法。

  值得一提的是,佛国一位浑身都是刺青的僧人,实力极为强大。

  他的刀能够斩破规则。竞技之神构建的规则,被他一刀斩破,暴露出他所在区域里的那些竞技之国的子民。

  只不过他并没有杀死那些子民。

  他横刀而立,所有竞技之国那些取得过荣誉的冠军也好,传奇也罢……

  试图挑战他的,都被他一刀斩回了城邦内。

  他就像是一块路牌,写着“禁止通行”。

  这便是佛国的大自在天,他轻松写意的姿态,似乎表明了他尚未用出全力。

  他强大而扭曲的力量,仿佛已经达到了神级。

  偶尔他也会杀人,但那都是被“罪恶”“憎恶”“贪婪”“恐惧”所侵蚀的人。

  这些人会如同瘟疫一样,感染周围的人。

  这位大自在天,便会一刀结果它们,那一刀,仿佛连欲望都能堙灭。

  罪恶也好,贪婪也罢,在这一刀之下,荡然无存。

  有时候也会有人察觉到,这大自在天似乎不对劲。

  比如持国天,增长天,两位天王就发现,虽然大自在天杀人,但杀的好像都是感染者。

  这本就是一种战术,让敌方感染四种强大的腐败之力,去感染更多敌人,让敌人从内部瓦解。

  大自在天虽然也杀人,杀的也都是敌人,可都是感染者。

  这些感染者,理论上不杀更好。

  但就在持国天与增长天,或者其他人发现了大自在天的古怪行为时——

  他们对于揭发大自在天的欲望……却骤然间消失了。

  下一刻,这位大自在天,感受着众生欲望,发现杀戮之神引发的杀欲极为强大,于是便尝试操控。

  杀欲出现在了所有己方人员身上。

  战斗,杀戮,会让他们失去一部分理智,加上一部分欲望的消失——

  大自在天就无人关注了。

  在佛陀与竞技之神的视角里,看不到最边缘战场的变化。

  两尊神正在比拼神力,试图瓦解其中一方的规则。

  也是这个时候,竞技规则开始逐渐失效。

  这意味着,第一道防线开始慢慢瓦解。

  因为杀戮之神和虚无佛陀的加入。

  但战局还在逐渐变得残酷。

  第九天前,破坏神抵达战场。

  这位有着最强破坏力,能够将物体强行标注破坏进度的存在,是所有神之中,攻击力最为强绝的神。

  竞技之国城邦外的一切防御,在破坏神面前,形同虚设。

  大自在天皱起眉头,他自认这位神,恐怕得有着某个有着不灭金身的家伙,才能与之抗衡。

  在竞技之神的神力,被虚无佛陀消耗的过程里——

  破坏神无人可以阻拦。

  竞技之国的城门,这个防御力最强的地方,在破坏神一拳之下,出现了缺口。

  一个巨大的缺口。

  旧历者大军,佛国诸天,杀戮小镇的所有杀手,开始朝着缺口涌入。

  竞技之国边缘构筑的第一道防线,在三大神的参与下,破碎。

  很快,第二道防线出现,这也是最强的一道防线。

  当竞技之神构建的规则被破碎后……就像是一层结界破碎了。

  天地在骤然间变成了血红色。

  天空中巨大的血月出现。

  竞技之国,说是一国,但大小也就一座最小的城市大小。

  这座城市由无数竞技场和街道构成。

  居民建筑不多,因为能够常年留在竞技之国的人并不多。

  此时此刻,无数个竞技场与街道里……都被红色的月光笼罩。

  外神,猩红月眼,构建起第二道防线。

  在这一道防线面前——强弱会两极置换。

  强者会被赋予许多削弱效果,但弱者则不会。

  这一道防线,竞技之国那些最为弱小的存在,包含战败的竞技子民,竞技之神的神仆,各个旧历区域的避难者……

  它们全部拿起武器,开始抵御入侵者。

  猩红月眼的光,的确像是一种强行抹除了力量差距的神迹。

  这种凝视,让旧历者大军,开始出现各种足以致命的效果。

  大自在天,看着战场上不断厮杀的众生。

  弱者拿起武器,在血月之下抵御入侵者。

  形势居然有所反转。

  不,随着另外两个神的出现,形势开始有了巨大的反转!

  外神·繁育之主登场。

  不知何时,在某一处战场上,不管是竞技之国的子民,还是入侵的值神大军……

  都开始在诡异的红月之下,不断融合。

  他们身上开始长出奇怪的器官。

  鸟,兽,人,或者昆虫,各种种族,各个部落的生物,在这片领域里,开始交融在一起,像是交缠着的根茎。

  一些连大自在天看了都惊呼难以想象的生物开始出现。大概率这些东西,只会在恐怖片里出现。像是各种生物的拼接缝合。

  如果不是大自在天清楚,这是一场侵略战,他会觉得……掌握着这种神力的神,更像是那个邪恶的存在。

  所有生物交融。最后变成不断与其他生物交融的吞噬者。

  值神大军如果发起冲锋,恐怕最后会形成一只超级巨大的吞噬者。

  战场上,还有另外一位守卫方的外神。

  红道母,又名血道母。

  长着许多“道”的母亲,开始不断生下孩子……

  在城邦内的另一片区域,无数孩子喊着妈妈。

  “妈妈……妈妈……妈妈……”

  这声音让人瘆得慌。

  哪怕是旧历生物,也感觉到了这片区域的危险。

  密密麻麻的婴孩在如同瓢虫一样疯狂爬行。

  它们全是女婴。

  它们像是脚部有吸盘一样,爬行在这片空间里,横七竖八的。

  红道母就像是一团蠕动的……“通道”。

  这才是她的本源形态。

  不断有婴孩儿从她的通道里被喷涌出来,粘液满身,带着哭啼声,喊着妈妈,然后用诡异的姿态和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爬行着。

  婴孩大军非常可怕。

  这些婴孩能力各异,战场上不断有人死去,不断有婴孩儿如同工蚁一样,在运输着尸体。

  尸体从血道母身上的一个通道进去,又从另一个通道被吐出来。

  她就像是蚁后一样。

  无数蚂蚁一样的婴孩儿,在不断搬运。

  死去的敌人会变成战友,死去的战友还是会变成战友。

  这是比繁育之主看着更像是邪恶反派的外神,但她此刻做的,却像是这个国度真正的母亲。

  猩红月眼,让所有强大的生物失去了强大。

  繁育之主,让所有生物失去了战斗欲望,开始朝着生命大融合迈进。

  血道母,则最终让战场全部变成自己人。

  在没有神级力量干预下,这根本是不可能突破的防线。

  可很快,血道母的防线被突破了。

  一道全身漆黑,散发着深海一般气息的神明出现。

  在他脚下,是一片潮湿的领域,领域里一切生物……都仿佛在深海一般——

  孤独。

  外神,孤独之神参战。

  孤独之神的神力,就是让人间所有的羁绊,被隔断。

  那些不断喊着妈妈的婴孩,忽然间就觉得孤独起来。

  仿佛被妈妈抛弃了。

  它们失去了与血道母的连接。

  另一边,破坏神也来到了繁育之主面前。

  那些因为交媾而融合的产物,很快变成了破碎的血肉。

  杀戮之神凝望猩红月眼,效仿虚无佛陀,决定牵制住这位削弱了所有生物的神。

  这一刻,决定战争胜负手的关键已经极为明显。

  大自在天很快就看出来了——

  这场战斗,比拼的,终归还是神的数量。

  虚无佛陀能够与竞技之神一换一。

  杀戮之神如果不拼战力而是改拼规则,其实是不如猩红月眼的。但它的信徒太多了,能够与几乎没有信徒的猩红月眼,强行比拼神力。

  破坏神的纯粹破坏欲望,能够压制住那股繁育欲望。

  且任何血肉融合的产物,在破坏神面前,都是纸糊的。

  血道母很强,如同旧历世界的蚁后,但却被孤独之神完美克制。

  这个时候,所有神之间都有了自己的对决。

  战场呈现出一种僵局姿态。

  但这样的僵局,本身也是一种奢望。

  贪婪,憎恶,恐惧,罪恶。

  入侵者一方,四位神级战力即将抵达战场。

  第二道防线,终于呈现出将要崩溃的姿态。

  这个时候,繁育之主和血道母,交换了对手。

  当孤独的气息切断了血道母与所有婴孩儿的联系之后……

  繁育之主就意识到,这是精准的克制。

  破坏神克制自己,孤独之神克制血道母。

  但如果交换一下呢?

  竞技之神很快回应了繁育之主的祈祷,尽管被虚无佛陀消耗。但它还是竭尽全力,回应了许愿。

  天平开始出现裂痕。

  下一秒——

  繁育之主的敌人,变成了孤独之神。

  繁育之主的身体,开始长出各种生物的繁衍器官。

  他是少年模样,但却如女人一样妩媚起来。

  巨大的领域展开,将深海般孤独的领域彻覆盖。

  “你的孤独,就由最为紧密的融合来消解吧。”

  繁育之主的身体开始扭曲变形,他像是一团被撕裂开的口香糖一样,黏在了孤独之神身上。

  孤独之神的领域被彻底包裹住。

  另一方,血道母重新建立起与无数女儿的连接。

  此起彼伏的“妈妈”声再次出现。

  破坏神皱起眉头,它是击杀单体生物最强的神,但杀死这些婴孩的速度,却也就刚好持平血道母繁衍婴孩的速度。

  至此,两道最强的防线,进入了消耗战状态。

  神力的比拼开始。

  可战场的局势,陷入了死局。

  是的,猩红月眼被杀戮之神拖住,繁育之主被孤独之神拖住,血道母被破坏神拖住。

  但真正的,属于旧历世界最强的存在——值神,此刻在刚刚登场。

  第二值神罪恶王爵,实力强过任何一位外神。

  他的出现,直接让战场局势比钉死。

  但在他之后,还有第三值神·贪婪王爵。第四值神·恐惧王爵。第五值神·憎恶王爵。

  四大值神,已经没有任何阻碍。

  这最强的战力,穿过了竞技之国的第二道防线,来到了最终的核心区域。

  悬空神庙。

  此时此刻,进入悬空神庙内部,就能够轻易的取走“黄金天平”。

  黄金天平,便是竞技之神的本体。

  竞技之神,承诺的是坚守七天。

  如今,第七天即将到来。

  它也已经做好了放弃的准备。

  如果敌人一旦进入神庙,那么万事皆休。

  血红的天空变得黯淡。

  最大的绝望显现,堕落盘古那遮天蔽日的超级触手,已然形成了冰冷而坚硬的天际线。

  那些触手不断蠕动,朝着天空中的血红月亮刺去。

  神战至今,终于有一个神,即将死去。

  血月垂落。

  猩红月眼巨大的身躯,开始坠落,像是一颗陨石一样……朝着竞技之国砸下。

  入侵方第二战力——堕落主宰登场。

  猩红的月亮,开始变得黯淡,在急速坠落的过程里……

  竟然有另外的光芒,将其托住。

  最绝望的黎明到来的一刻,光明也会悄然诞生。

  红月坠落。

  那是神被重创后的身体。

  但与所有人想的轰然陨落不同,红月的坠落,竟然是那么的悄无声息。

  世界仿佛在瞬间,变得寂静无比。

  他们的登场,毫无动静,就像至暗的夜里,一抹幽暗变成了即将天启的冷蓝色。

  他们是如此轻柔的抵达战场。

  唯有天空中,那只超巨大章鱼的眼球,出现了一丝诧异。

  不知何时,破碎的竞技之国里,多出了许多人类。

  罪恶王爵看着穿着一身白袍,一头金发的神棍,微微皱眉。

  这个神棍张开双臂,像是受刑在十字架上的耶稣。

  另一边,杀手之王的柯尔特漫游者,静悄悄的瞄准了杀手们的神。

  即将终于被打破,血红的光芒黯淡下去后,照亮天际的,是火光。

  “抱歉,要准备的东西太多,我们来晚了。”

  悬空神庙的上方,秦泽手握无限刀,无限刀的光芒耀眼。

  黄金天平没有回应言语,但下一秒,无数破碎的竞技场,开始复原。

  虚无佛陀诧异,这竞技之神居然还有神力。

  但下一秒,他忽然感觉到背后凌厉的气势。

  佛国的大自在天,那个满身刺青被“卍”字印封住的男人……

  不知何时,身上的“卍”字已经尽数消散。

  他同样握刀,刀不同于神庙之上的耀眼,而是无比的漆黑。

  黑的仿佛宇宙深处的褶皱。

  “自在天!”

  佛陀只是惊呼。

  但男人很平静的摇头:

  “我不叫自在天,我叫简一一。”

  等待了许久,简一一终于找到了出刀的时机。

  他看向神庙上方:

  “小泽,好久不见啊。”

  于第七日黎明,竞技之国险些灭国的前夕——

  来自异界的人类援军,抵达战场。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