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冯楠舒的高中(下)

0:00
0:00

  高一、高二和高三的学业在高二的第二学期就完结了,于是在一个蝉鸣不绝的暑假之后,整个05届的学生都进入到了紧张的复习阶段。

  高考倒计时每天都减一的同时,大家的压力也随着高考的日渐临近逐渐增大。

  对于这个阶段的学生来说,日子就像是刚刚熬好的麦芽糖,带着甜味的希望,但却也粘稠的让人透不过气。

  冯楠舒坐在教室里做着卷子,见发丝垂落,忍不住伸手轻轻到耳后,发梢被窗外的晚霞染得流光四溢。

  高三这一年,05届搬入了刚装了空调的主楼,一班和二班中间隔着宽大的阶梯,偶然的相见变得可遇而不可求。

  但高冷的少女从不过分奢求,依然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高三后面的几次月考,冯楠舒的成绩每次都名列第一。

  事实上除了高一的那次摸底考试之外,她是实打实地镇压了整个城南高中三年。

  以她的成绩来说,如无意外的话,清北高校的专业应该可以任由她挑的。

  不过有一個问题是让校领导比较纠结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沪上有钱人家出身的子女基本都会在高中之后选择出国留学。

  像冯楠舒这样的女孩,无论是家世还是背景,想进个常青藤名校都是手拿把掐的。

  城南高中的校长还因为这件事特地联系了一下李秘书,而李秘书的回答则是家里没有送小姐出国的打算。

  而事实上,并不是家里没有打算,而是冯家已经没人帮她打算了。

  “太太要生了,目前已经出国待产,大爷也跟着去了。”

  “他们可能……会长住曼哈顿,顺便接手冯家在国外的生意,不过大小姐放心,大爷每年年底都会回来的。”

  “另外还有个好消息,李秘书打算回沪上了,据说是夫人的意思,以后她不会再盯着小姐了。”

  “您就安心准备高考,等考完之后就可以好好地玩了。”

  “到时候大小姐想交朋友就交朋友,想养小狗就养小狗,也就不用再让别人同意了。”

  龚叔让自己的笑容维持在脸上,但实际确实在心里叹了口气。

  新太太嫁进来之后,一直都想有个孩子来稳固地位,于是把小姐送到的济州,劝大爷开始新的生活。

  现在她终于得偿所愿,而大小姐却成为了一家三口之外的那个人。

  也难怪学校里的人会觉得大小姐是私生女。

  他轻转方向,通过后视镜看了大小姐一眼,发现她得知家人远赴国外后只是轻轻点头,并没有太多的悲喜。

  她已经感知不到自己是该伤心,还是该开心了。

  冯楠舒抿着嘴巴,看了一眼手里的模拟卷。

  高考之后马上要面临的就是毕业,现在朝夕相处的同学很快就会各奔东西,可她还没去过传说中的商业步行街。

  那是要和朋友一起去的地方,可是她没有朋友。

  至于大学,这对她来说是个陌生的词汇,代表的是更加陌生的环境,她觉得很怕,内心的不安更加强烈。

  她在想,自己是不是要勇敢一些,去交个朋友。

  其实这样的想法她一直都有,只不过以前总觉得来日方长,可到了这个阶段,来日似乎已经不剩多少了。

  于是在第二天的课间,冯楠舒悄悄地晃出了教室,见四下无人,又哒哒哒地晃到了二班的门口。

  距离高考还有三天的时间,每个考生几乎都在争分夺秒,所以二班本该是很安静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此刻却听到了吵闹的声音。

  然后她就看到一个被长发遮住了左眼的男生站在过道里,正在右前方的一个女生在打闹。

  女生手里端着一杯避风塘的珍珠奶茶,嬉笑着将吸管递向了那个男生,但接近对方嘴巴那一刻又忽然撤了回来。

  “楚丝琪,我追了你三年了,眼看高中都要毕业了,你还不答应我?”

  “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高考之后再说吧,看看你能不能等喽。”

  “你翻来覆去总是这句话。”

  “干嘛,我又没说你没机会,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高考好不好?”

  话音落下,教室里的围观者顿时一阵起哄,听上去乱糟糟的。

  冯楠舒站在门外看了许久,最后轻轻眨着眼眸,自顾自地又晃了回去。

  交朋友计划,失败。

  有些人做一件事是需要长足的心理准备的,而一旦失败之后,下一次就会更艰难。

  冯楠舒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一辈子都没办法交到好朋友,于是有些神情恹恹。

  火热的六月,高考考场的划分已经完毕,准考证也都依次下发,城南高中给学生放了一天假,让他们去调整心态。

  然后就到了七号的清晨,所有考生都奔赴各自的考场,在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上开始奋笔疾书。

  “这世界上,除了亲情,就只有友情珍贵。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一个好朋友,能使你终生受益,一个坏朋友,能毁了你一生……”

  “题材不限,诗歌除外……”

  冯楠舒很顺利地就做完了前面的题,而当她翻开作文页的时候,樱红的小嘴儿却忍不住渐渐张大。

  十号下午,高考正式结束,所有考生都返回了学校。

  08年的奥运即将开始,所有街道都贴上了人文的标志,不远处的幼儿园还播放着奥运主题动画《福娃》的主题曲,满街都是“鱼儿在寻找大海,花儿在寻找春天”。

  而此时的城南高中里,刚刚结束高考的学生开始欢呼,尖叫,甚至有人开始撕书,似乎要把三年来所有的压抑与不满宣泄而出。

  那些书页就像是禁锢自由的枷锁,此刻被撕得粉碎,尽归自由。

  只是对于冯楠舒来说,这样的雀跃与激动无法让她感同身受,只会让她觉得有些茫然。

  随后,就是拍毕业照。

  被学校请来的摄影师摆好了三脚架,调整好了光圈和快门,然后看着沿着一个班级接着一个班级地如同流水线一样在镜头前来了又走。

  然后有人喊着要去网吧,有人喊着要去酒吧,还有人想找个活少钱多的工来打,被建议去逛逛贴吧。

  当然更多的是借着毕业这个关口,向暗恋的人表白的。

  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在校门口发生的一件事,有个男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收回了自己刚送出去的情书。

  冯楠舒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些事情好像和自己并没太大的关联,于是坐上黑色的宾利后排,离开了城南高中。

  “小姐打算去哪个大学?”

  “还不知道……”

  冯楠舒轻声回应着。

  如果可以的话,她哪里都不想去。

  三年时间,好不容易略微熟悉了一座城市,如今又要思考离开的事情,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轻易。

  不过好消息还是有的,那就是李秘书真的回了沪上。

  后妈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就不需要借助自己来讨好爸爸了。

  冯楠舒自由了,可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相当于被彻底抛弃了。

  龚叔将车速放缓了一些后开口:“二太太今天打电话来了,希望你暑假可以去沪上,她说她很想伱。”

  “我……我不想去。”

  “那,二太太想来看你可以吗?”

  冯楠舒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太多的情绪,但态度却比龚叔预料的更为坚决。

  人的童年阴影可能需要一辈子来治愈,大小姐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好,二太太也不敢过于强求她。

  龚叔思量半晌之后决定换一个话题:“对了大小姐,你不是想养狗吗,我们可以去宠物店买一只,怎么样?”

  “不养了,我觉得我照顾不好它。”

  “那……总有想要去玩的地方吧?”

  冯楠舒隔着车窗,望向夕阳下的济州,忽然伸手:“龚叔,我想去图书馆。”

  龚叔松了口气,心说还好,只要大小姐还有想做的事情就还好,于是开口道:“那我明天载小姐来图书馆。”

  “谢谢。”

  济州市的图书馆还是挺大的,里面的藏书五花八门,什么类型都有,冯楠舒办了属于自己的借书卡,开始在一排排的书架中穿梭。

  然后,她就迷上了一本叫做《魔眼少女·佩姬苏》的法国奇幻。

  这本在欧洲与《哈利波特》齐名的在国内并不畅销,但却意外符合冯楠舒的口味。

  因为故事的女主角也是女孩,而她远比自己更加勇敢。

  另外还有一件让她开心的事情,那就是李秘书走了之后,龚叔每天都会给她准备各种各样的茶点和零食。

  那些吃过的、没吃过的,此刻都变得唾手可得了。

  于是冯楠舒每天都沉浸在《魔眼少女》的故事里,以一天一本的速度,迅速地看完了前两部。

  书里的故事很精彩,就像是有五彩斑斓的颜色忽然间涌入了她的脑海。

  只是在书里的故事满足了她的精神需求之后,冯楠舒还是会觉得有些小小的遗憾。

  她从高一就知道济州有一个很神奇的商业步行街,里面卖什么的都有,可一直到高中毕业她也没有去过。

  她就这样想着,看着窗外的日头渐渐西落。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周三的晌午,冯楠舒如往常一样来到图书馆,翻开了《魔眼少女》的第三部,刚看了一会儿,就感觉有个目光在注视着自己。

  而当她呆呆地看过去之后,就看到了一个说熟悉算不上熟悉,但却一点也不陌生的人。

  “不好意思,我刚才看书太入迷,不是故意的。”

  “踢到你不好意思,请你喝饮料,算是赔礼道歉了。”

  “……”

  那天,冯楠舒觉得窗外的日落格外的灿烂,沉下的残阳如同金轮。

  她看到他剪了头发,手里的拿着一本《遇到富婆后的有效开场白》,就好像在说“卷面整洁的值五分,真厉害”。

  于是她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做好了全部的准备,看完了整本《如何快速有效地交到好朋友》,终于说出了高考前就想说的话。

  “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你什么时候能带我出去玩?”

  “……”

  温润的灯光下,冯楠舒趴在床上,晃着一双白嫩的脚脚,看着自己高中时代的日记,脑海里的画面不断地浮现在眼前。

  她已经很少会回忆之前的岁月了,只是今天忽然翻出日记,那些画面才被勾了起来。

  然后她翻开日记的下一页,却发现此后的日记里已经满满都是江勤江勤江勤……

  再后来,她就嫁了他,给他生了个女儿。

  冯楠舒忍不住鼓起粉腮,轻轻地抚摸着当时的字迹,然后就听到门外响起一阵嘁哩喀喳的声音。

  此时的江勤正在满屋抓捕江爱楠,让她赶紧刷牙睡觉,只是女儿跑的贼快,满屋溜爹。

  不过很快,张牙舞爪的江爱楠还是被抓住了,被江勤抱进了卫生间,好好地给她刷了个牙。

  冯楠舒看着门外的一切,忍不住放下日记打了个滚,不过就在此时,主卧的房门忽然就被推开了。

  穿着睡衣的江勤走了进来,伸手把她抱起,走进了卫生间。

  “小女儿刷完牙了,现在该大女儿了。”

  “不是你女儿。”冯楠舒忍不住哼哼两声。

  江勤明知故问地开口:“那是什么?”

  “我是你老婆。”

  江勤不管她的哼哼唧唧,把她放下来,然后又出了房间,盯着精力无限的女儿乖乖去睡觉。

  而当他重新回到主卧的时候,忽然就听到的床上传来一阵细微的音乐声,似有若无。

  “鱼儿在寻找大海,花儿在寻找春天。”

  “我们穿过时空隧道,寻找幸福的法宝。”

  “成功的法宝是勇于探险。”

  “快乐的法宝是和平友好。”

  “美丽的法宝是诚实善良。

  “金牌的法宝是意志不倒……”

  他往前走了几步,发现冯楠舒的手机被放在了枕头边,里面正在播放着那首在08年听过无数次的动画片主题曲。

  江勤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家的小呆妻怎么忽然放这么老的歌曲,但却也忍不住随着节奏哼了两句。

  我们穿过时空隧道,寻找幸福的法宝……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