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不许没收我的人籍

第七百四十五章 兰奇和伊珐提娅可能要各论各的

不许没收我的人籍 可怜的夕夕 10409 2024-06-11 18:25
0:00
0:00

  “呀,还有只小猫咪呢。”

  伊珐提娅注意到了从兰奇影子里冒出脑袋的猫老板。

  可是不知道为何,这黑色的小猫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公爵夫人好喵。”

  猫老板给伊珐提娅请安道。

  身为伊刻里忒的小老百姓,这位公爵夫人本应是远在天边的人物,没想到如今终于是被兰奇在克瑞瑅帝国撞见了。

  猫老板还没来得及行完猫猫礼,就被伊珐提娅抱了起来。

  “五阶的精灵猫,太厉害了吧,它真的好可爱。”

  伊珐提娅抱着这只小黑猫,惊喜地问兰奇和塔莉娅。

  这种族太过弱小,基本没什么生存能力,一般能有个两三阶就已经不错了。

  “……”

  猫老板不说话了。

  “它是我在伊刻里忒的房东,休柏莉安也住在它店里……”

  塔莉娅迟疑地指了指猫老板,告诉伊珐提娅。

  作为刚到王都伊刻里忒时结识的第一个朋友,塔莉娅对猫老板还是很尊重的。

  “咦,你也是老乡?”

  伊珐提娅双手举着小黑猫,问它。

  但是猫老板好像玉玉了,垂着脑袋没有回话。

  “等等,伊珐提娅你怎么成伊刻里忒人了?”

  塔莉娅打断道。

  她总觉得伊珐提娅这句老乡大有问题。

  你魔族的祖籍呢?身为魔族公主的荣耀呢?

  “不是,姐们……”

  兰奇无语地凝望着塔莉娅,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塔莉娅捂嘴了。

  “我已经嫁米垓雅啦,户籍就在伊刻里忒,所以我当然是伊刻里忒人呀,而且我还是伊珐提娅·阿兰萨尔公爵夫人呢,这不比我当初刚来赫顿王国时桥洞底下盖小被儿的魔族公主生活要好得多。”

  伊珐提娅理所当然地答道。

  “我……”

  塔莉娅往事浮上心头,不禁有些辛酸。

  “对了,姐姐你这百年是怎么过的呀。”

  伊珐提娅兴趣盎然地问道。

  她已迫不及待听到姐姐讲述这百年的故事了。

  在她想象中,那个光鲜靓丽的魔族公主,这些年一定是保持着优雅与从容,在世界各地踏着独属于她的旅途。

  “这……”

  塔莉娅手心开始冒汗,但她还是要继续捂住兰奇的嘴,绝不能让这货开口。

  “唔唔!”

  兰奇奋力挣扎,却始终逃不出塔莉娅的无情铁手。

  伊珐提娅在一旁轻笑了起来。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活泼的姐姐。

  “对了,为什么兰德里……教授,是伊刻里忒来的?”

  伊珐提娅望了望姐姐那边,困惑地问道。

  她让巴顿带来的,是在克瑞瑅首都最近名声大噪的魔法工学教授兰德里·瓦辛顿,也是个根正苗红的克瑞瑅帝国人。

  可是听姐姐和他的对话,又发现他实际似乎也是伊刻里忒人,而且和姐姐的关系匪浅。

  塔莉娅见伊珐提娅要问兰奇事宜,便警惕地慢慢松开了他的嘴。

  她把手收了回来,同时用眼神示意兰奇不要说不该说的话。

  “说简洁点。”

  塔莉娅提醒道。

  她生怕兰奇多说一個字。

  “当时我和兰德里教授乘坐同一节车厢的隔间,然后他遇害了,我就伪装成了他。”

  兰奇一副满怀着怨气的样子,按照塔莉娅的要求简短地讲道。

  伊珐提娅表情略显懵懂。

  就这么简单?

  “你好歹把我们是泊森王国的间谍、想要潜入克瑞瑅帝国这些前提先讲一遍吧,不然我妹妹怎么听得懂,你从头开始讲。”

  塔莉娅没好气地说道。

  她感觉兰奇多少是有点叛逆的,让他少说他就真的只说谜语,以前在和他一起制卡时他就是这样,让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调教过来。

  “……”

  兰奇默然注视了塔莉娅一会儿。

  “窗户上贴着薄得接近透明的树叶,让晨间阳光柔和而温暖地透进室内,整个房间都飘着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木头芬芳,庭院里吹来的凉风轻柔地拍抚我的身体,我感觉身上一阵发寒,眼睛也不自觉睁开了……”

  兰奇开始娓娓道来。

  “没让你从第一集开始讲!”

  塔莉娅感觉血压高了。

  兰奇一开口她就知道了,这家伙铁定要从他在南万缇娜领的故事讲起。

  要不是现在当着妹妹的面,她高低要把兰奇按在地上,让他认清一下什么叫师尊在上!

  “是你要我从头开始讲的呀。”

  兰奇理直气壮地说道。

  “兰奇!叫伱耍宝!”

  塔莉娅伸手掐着兰奇的脸颊,气愤地训斥道。

  “他们俩平时也是这个样子嘛?”

  伊珐提娅看着姐姐和兰奇吵闹的样子,终归还是问小黑猫。

  塔莉娅姐姐从没这样搭理过男人,也一直是一副高冷的模样,能够和一个男人这般像损友一样相处,无疑是姐姐已经因他而改变了。

  好像只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姐姐就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差不多喵。”

  猫老板感觉自从泊森王国之后,兰奇和塔塔就没消停过了。

  他们俩算是彻底混熟,或是对对方敞开心扉了。

  “真好呀。”

  伊珐提娅满怀悸动地抱着猫。

  无论如何,她都一定会支持姐姐和这个男人。

  “如果我能顺利回到伊刻里忒的话,是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甜蜜的恋爱喜剧了呢……”

  她喃喃道。

  哪怕如今在克瑞瑅帝国的现状是困顿难行,看不见希望,但看到姐姐到来的一瞬间,她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像被点燃了一样,想要为那不太敢设想的美好未来继续拼上全力——

  不仅能回到当初那美好安逸的王都生活,还会有更多的亲友陪伴在身边。

  “那你可能要享福了喵。”

  猫老板不敢多说。

  光是它店里那幅拧麻花的画就已经是重量级。

  “兰奇,你老实给伊珐提娅讲,我们会来到克瑞瑅帝国以及黑手党据点的经过。”

  塔莉娅和兰奇完成了一对一沟通,站在旁边督促他,让他重新给伊珐提娅好好说一遍。

  兰奇看起来被塔莉娅训话之后也老实了许多。

  当然也可能是被加密通话威胁了。

  比如兰奇再不听她的话,她就要撒娇了。

  “坐,先坐。”

  伊珐提娅指了指远处,让兰奇和塔莉娅坐在她的工作台旁。

  他们站着聊了半天,实际这片地下宫殿是有桌椅的,也是伊珐提娅每天住的地方。

  伊珐提娅快步去调整了下墙壁边的开关组件。

  随着机械传动的低沉轰鸣声回荡在寂静的空间内,刹那间,暖光如瀑布般倾泻而下,让整片宫殿都变亮了起来,仿佛置身于一个超脱现实的梦幻之境。

  塔莉娅和兰奇的视线被天穹之上的光华所吸引,上方的镶嵌着金蓝色花纹的水晶挂饰如同群星璀璨,将温暖的光辉撒向大殿的每个角落,那壮观的光照亮了壁上的浅色石雕,又在光滑的白石地板上留下了一道道明亮的光痕。

  片刻之后,冰冷刺骨的寒气逐渐放缓,变成了一个较为舒适的温度。

  “不好意思,连茶水都没有,没法好好招待你们。”

  伊珐提娅和他们坐在了地下宫殿一侧的长桌旁,不朽水晶灯在火光中熠熠生辉,橡木雕刻的椅子整齐地排列在长桌的两侧。

  “没关系的。”

  兰奇摆手回答道。

  伊珐提娅是他同学的妈妈,对他这么客气,他都怪不好意思了。

  “其实要从我和塔塔去了泊森王国说起,当时我们是去参加白金级制卡师考试的监考工作,顺便要购买一些高阶的精神系材料,恰巧又正在想办法提升默契,于是就开始了一场满是乌龙的旅途……”

  兰奇给伊珐提娅讲起了故事。

  “嗯嗯。”

  伊珐提娅听得如痴如醉,抱着猫老板频频点头,全神贯注地盯着兰奇和塔莉娅。

  “我也经常去泊森王国呀,还认识不少泊森的朋友呢,你们见到了罗莎琳达吧?”

  她忍不住问道。

  “是的,她和艾缇欧还有塔塔的关系很好。”

  兰奇肯定道。

  “真想再会呀。”

  伊珐提娅的思绪仿佛又飘向了北边,那座美丽的花都。

  “但我想罗莎琳达不太希望见到你……”

  塔莉娅小声道。

  艾缇欧还好,她把伊珐提娅当义姐。

  罗莎琳达女伯爵一见到伊珐提娅估计就要苦酒入口心作痛了。

  “然后我们卷入了一场有关于【帕尔罗尼的怨恨录】的事件,好在最后都解决了,打败了幕后主使珀尔曼和别西卜……”

  兰奇继续给伊珐提娅讲述了有关花都事变的经过。

  “珀尔曼不是挺好一魔族吗?另外别西卜又是谁?”

  伊珐提娅听完兰奇讲完了那场花都帕里厄终局,仍旧有不懂的地方。

  她曾经也见过泊森魔界10区的领主珀尔曼,对其印象相当好。

  可以说他是泊森王国如今繁华的大功臣也不为过,更是创造出了人类与魔族共存的某种可能性。

  “只能说魔族是会变的,比如你看看你的……吭吭!别西卜根据我们的推断是从北大陆灾厄役土另一边的失落大陆过来的八阶魔族,不过这不是重点,他明显不是我们这个体系里的存在,那边的舞台恐怕是另一个故事了。”

  兰奇给伊珐提娅讲解道。

  “接着就南大陆全面战争爆发?你们在泊森认识的好朋友奈杰尔给了你们身份,让你们潜入克瑞瑅帝国?”

  伊珐提娅大抵猜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没错,我们一开始的身份是一个叫洛维亚的62岁出版商,刚好在快要到达布利尔达的列车上遇到了盟军间谍的袭击,同隔间的兰德里教授不幸牺牲,我只能接替兰德里教授的身份并帮他完成遗愿,肩负起他的责任,让克瑞瑅帝国再一次伟大。”

  兰奇郑重地颔首,连身姿都坐正了些,指尖敲着桌面说道。

  “……你怎么从这里开始就代入帝国视角了?”

  伊珐提娅发觉了不对。

  一开始她真的以为兰德里教授是个铁血帝国人,没想到其实是赫顿王国的老乡演的,完全把她骗过去了。

  现在想来可能不是兰德里这个人设的问题,而是皮套下的中之人的问题。

  “你就说我有没有把所有人都骗过去吧。”

  兰奇问道。

  “……哥哥你继续。”

  伊珐提娅无法反驳,只能让兰奇把故事讲下去。

  “结果就是我很顺利的取代了兰德里,在圣克瑞瑅修道院任教,并且加入了帝国特别行动处,在未来可能要参与一个帝国计划,而艾尔莎作为兰德里的妹妹,我有保护她的义务,今天她遇袭后,我就追了过来,最后抓到了一个血族,并被黑手党首领巴顿阁下带到了这来,想和布利尔达黑手党达成合作。”

  兰奇简单概述。

  被伊珐提娅喊哥哥,让他非常不自在,可一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优先讲正事。

  “最后的情况你就是你知道的,我们见面就打起来了,如果我是真兰德里,可能当场就没了。”

  他摊手道。

  其实他对于拒绝沟通从来都是强烈谴责态度。

  “哎呀,不好意思啦,这就是我们魔族的外交礼仪。”

  伊珐提娅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吐舌头道歉道。

  “……”

  兰奇理解这种礼仪,但不能苟同。

  跟你们比起来,安塔纳斯真的是眉清目秀,一见面就能好好说话的大魔族,大概就只有安塔纳斯了。

  其他的无论是辛诺拉还是普拉奈,稍微弱一点就没命跟他们说话了。

  对面的伊珐提娅大概理解了情况。

  她站起身,弯腰够过来。

  “我姐姐就拜托你啦,兰奇。”

  伊珐提娅满意地拍了拍兰奇的肩膀。

  尽管兰奇的讲述中省去了很多细节,譬如他和塔莉娅的互动,但伊珐提娅大概可以感觉到兰奇帮了姐姐不少忙。

  “希望能尽快叫你姐夫。”

  她手挡在嘴边悄声道,给兰奇眨了眨眼。

  “等等。”

  兰奇连忙回应道。

  我把您当阿姨,你却把我当哥?

  咱俩以后总不能各论各的吧。

  他这心思自然是被塔莉娅读到了。

  塔莉娅羞怒地抬手敲了兰奇脑袋一下,让他错愕不堪,抱着脑袋看着塔莉娅。

  “你把她当妹妹辈就行。”

  伊珐提娅是阿姨,那她塔莉娅身为伊珐提娅的姐姐岂不是就也是阿姨了!

  “这怎么行?”

  兰奇觉得长幼辈分绝不能搞错。

  “你和我一辈的,就这样了!”

  塔莉娅强调道。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