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左道倾天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丢人!【第三更!】

左道倾天 风凌天下 6941 2020-12-06 20:46
0:00
0:00

  梦沉鱼闻言愣了一下,顿了一顿才回答道。

  “我从记得事情,就知道他是我哥哥……但一直到了去年,在得知了元阴移魂的布局之后,我才知道,他不是亲哥哥……”

  “但我真不知道,他具体是什么人,什么来历,什么背景。”

  “那你知道什么?”

  “我……”

  穆嫣嫣直接气笑了:“你就只知道抢了你师姐的地位,抢了她的机缘,抢了她的一切,然后你自己逍遥天地,青云直上?”

  “那么,我帮不了你!”

  穆嫣嫣冰冷道:“梦沉鱼,我穆嫣嫣从今天起,正式将你逐出我昆仑道门师门,逐出我穆嫣嫣之门墙!从此以后,你与我再无半点瓜葛!”

  “念在往昔的一点情分,我不收回你的武功,你走吧!”

  “师父!救救我!”

  梦沉鱼猛地抱住穆嫣嫣小腿:“我真的不想死……我才十八岁……我才十八,师父……”

  穆嫣嫣身子上一股柔和的力道涌出,将梦沉鱼无声无息送出了五步之外,穆嫣嫣的身子轻盈的飘起,转瞬间已经腾空十几米高。

  梦沉鱼兀自在下面狂叫:“师父!”

  “师父!这么多年师徒情分,您就半点全都不顾,尽都抛诸脑后了么?”

  穆嫣嫣,在半空中停了停,眼神中全是痛苦之色,自从收了梦沉鱼为徒以来的一幕一幕,尽都在眼前掠过。

  “我不杀你,不追回你的修为,便已经是顾念往昔的师徒之情。”

  “师徒今朝缘尽,你好自为之吧!”

  话音未落,穆嫣嫣的身形冲天而起,转眼便消失得不见踪迹了。

  地面上,梦沉鱼放声大哭。

  ……

  穆嫣嫣离开后,并没有立即去找左小念等人,而是将自己隐身在云雾之中,静静的过了许久,这才擦了擦眼睛走了出来。

  穆嫣嫣从一开始就清楚这次梦沉鱼来找自己是什么事,却总存了最后一线希望:她是不是被骗?是不是太蠢被蒙骗?是不是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始末原由?并没有对左小念生出杀心,意欲取而代之!

  这次见面,可说是对梦沉鱼的一次告别,也是穆嫣嫣给自己的一个交代。

  但是现在,只有最彻底的失望,恶心,还有厌恶!

  ……

  左小多这会正在重力室里拎着两块重愈八千斤的星辰铁块做动作,诸如平举,挥舞,下砸,倒打……花样繁多,不一而足。

  一通操练之余,左小多丧气的发现,自己貌似是有点托大了。

  让人家吴铁江打的两柄锤,一把就要九千九百九十九斤,貌似……自己在作死——实在是太重了,大大的超出了自己的负荷。

  你能一只手举起两百斤重量的物事,却绝不代表你能一只手拿着五十斤的东西随便挥舞。

  你能一拳打出三十万斤的爆发力,同样不代表你能拿着一万斤的兵器随意挥舞乃至灵活战斗!

  全身集中的瞬间爆发力,与一条手臂的持续性力量,完完全全的两回事,半点都不能用来做比较,甚至是参考。

  左小多现在的状况就是如此,更别说他的双锤重量可不止一万斤,而是差一丁点两万斤!

  而这,还是在他已经突破了先天瓶颈的当下,力量比之之前又有大幅度的增长,却仍是力有未逮!

  “老子貌似是闹了个天大的笑话啊……”

  左爷现在是拼命地锻练力气,一边练,一边心下嘀咕不已。

  “打了兵器之后,自己短时间居然是不能拿来战斗……别人问:为啥?老子回答:太重,拿不动!这特么的,就得一辈子难以洗刷的二逼事……”

  左小多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脸,多半是要丢光了,无地自容啊!

  关键的是,这事不光自己心知肚明,老爸老妈老姐吴铁江,全都知道得不能再清楚了!

  尤其是念念猫,估计这个梗她能笑一辈子。

  以后就算再如何的光彩辉煌,有了这黑历史,被压制一辈子,也是可以想见的!

  左小多正想着,满腹哀思。

  电话突兀的响了。

  咦,竟然是老爸打来的电话!

  “你的锤,已经打好了。下午过来拿吧。”

  果然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左小多顿时陷入了幸福的烦恼之中。

  哦,本大师这一次丢脸是丢定了!

  不过不要紧,现在还只是在老爸面前丢脸……

  能有啥?!

  “我小时候光着屁股一丝不挂的被他抱着玩,都没觉得丢人,现在这点事,算啥?!”

  “嗯,不丢人。”

  左爷这么一想之下,顿时觉得:咦,如果有选择的话,当然是在老爸的面前丢人,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么?还想在其他人的面前丢人吗?

  在老爸面前丢人,那是丢的应该!丢的光荣!

  丢的理直气壮!

  此念一生,左爷登时心平气和。

  甚至有些得意洋洋,丢人咋地了,我是为了搏老爸一笑。

  笑一笑,十年少!

  我是个孝顺儿子。

  安之若素的继续修炼,下午请假,去拿锤。

  ……

  墨玄衣在东城城墙左近,已经漫步走了许久。

  这里,乃是一个贫民区。

  触目所及,哪哪都是破旧房子,还有就是……各种各样混杂在一起的难闻气味。

  她来的时候很早。

  正好看到很多人,从破旧的小房子里出来,穿得一身光鲜,带着满脸满身憧憬希望,去上班,去打工,为了愿景而努力。

  而一过了八点之后,此类人群荡然,所见的就只有穿着非常普通,甚至是朴素又或者说是破旧的衣服了。

  这片区域的街道看起来很狭窄,或者原本的街道并不狭窄,此际却被很多东西所侵占——

  各种香味,四野弥漫,各色小吃,各种食品,各式各样的小饭店茶餐厅,琳琅满目,目不暇接。

  对于墨玄衣而言,虽然得左小多指明了方向,就在这一片,但是这一片区域……只看这一片贫民窟的建筑,最少最少,十几万人也是有的……

  这要怎么找?

  得找到什么时候?

  但墨玄衣心中,不见丝毫急躁,反而安定了下来。

  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竟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我的爸爸妈妈,应该就和他们一样吧?

  就隐藏在这些人之中,是最普通的普通人!

  与这些人一样……

  她心头涌动着特异的情绪,在这片区域来回漫步。

  似乎是漫无目的,却又好似有清晰的目标方向。

  如此从早晨六点左右到了这里,一直到了中午十一点半,一如幽魂般的来回闲逛,一家一家的看过来看过去。

  始终没有和任何人搭话,也没有理会任何善意的或者其他意思的搭讪。

  这时,异常浓郁的食物香味,再一次弥漫开来。

  被乍来的各色香味一冲,她终于恢复了些许精神注意力,抬头看了看,此刻已然是正午时分了;想了想,信步走进了路边的一家小店。

  嗯,刚才似乎就曾停在这家店门口。

  “姑娘,吃点什么?本店特色羊肉汤……”

  “就羊肉汤吧。”

  墨玄衣游目四顾,入目之瞬眼见这间小店一共只得几个平方的样子,卖的东西其实就一样:羊肉汤配烧饼。

  当然,你也可以单点烧饼或者羊肉汤。

  店主是夫妇二人,目测四五十岁的样子,淳朴的脸上写满了疲劳与沧桑,以及少许的对未来的希望憧憬。

  羊肉汤端了上来,墨玄衣并没有急于开动,而是转头问道:“这位大婶,我想跟您打听点事儿,不知道您方便不?”

  “客人有什么事直说便是。”

  老板娘擦着手。

  “您可听说过这片谁家丢过孩子么?大约有三十年的时间了……”墨玄衣问道。

  “这……咱们这片丢孩子的人家可是太多了……”

  老板娘瘦削的脸上露出同情:“基本每年都有好多……莫名其妙的孩子就没了。有很多是被什么师父带走了,若是临走的时候跟家大人知会的,倒是有回来看看的,更多的直接就没消息了,也不知道被杀了,还是被吃了,还是被……”

  “呃……”

  墨玄衣可是想不到丢孩子的人家竟然会有这么多,自己以为有用的线索,全然排不上用场。

  这个回答让她很意外,更兼失落。

  “姑娘,你是回来……寻亲的?”看着墨玄衣的表情,老板娘小心的问道。

  墨玄衣犹豫了一下,缓缓点头。

  “我……我……就是当年与父母失散的孩子……”

  墨玄衣只感觉一股酸涩涌上来,道:“我已经探听了好多年,最近得到个较为确切的消息,说我父母就在这片区域过活……”

  “姑娘啊,你这样做跟大海捞针又有什么区别,没准就是有心人得知你意欲寻亲,设下圈套诓骗你呢,你也说了你已经离家三十多年,何来确切的消息……”

  老板娘深表同情的同时,又婉言劝慰道,字字句句尽都是为墨玄衣考量。

  “是那位左大师说……我的父母,就在东城这片区域,他之相法奇准,从无失手……”

  墨玄衣难过的说道:“可是我来这找了大半天……虽然有大致的区域地界,可是人……还是太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