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世界末日从考试不及格开始

第八百零八章 暴雨之下的地狱(下)

0:00
0:00

  经过长时间的分析,图灵可以笃定地说一句,李默白就是标准的疯子。

  甚至从某个角度来说,他就是标准的人渣败类,为达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所有人在他眼中都是可以牺牲的……除了他自己!

  也因为这一点,图灵没少嘲笑过他。

  “你经常说自己为了理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自己的生命,但经过主机的分析,还有你以前的那些记忆……内心独白。”

  图灵上次嘲笑他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字里行间都是毫不掩饰的讥讽。

  “你从来就没有自我牺牲的想法,嘴上说的话倒是好听,实际上你比谁都怕死,你根本不懂得什么是为了理想而献身。”

  当然,作为一个铁打的“小人”,李默白的回答也是出乎了图灵的意料。

  听见图灵拿这件事来嘲讽自己的时候,李默白根本没有露出半点尴尬或是窘迫的反应,他反而一脸认真地凑到图灵面前,几乎是用一种严肃到令人发指的语气给出解释。

  “我不能死。”

  “?”

  “只有我能完成我自己的理想,如果我死了,那么属于人类的美好未来就会变成泡影,我不相信别人能有我如此坚定不移的信念,所以我必须活着……为了全人类而活着!”

  这算是狡辩吧?

  反正图灵是这么认为的。

  但李默白认真的表情却让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仿佛这家伙是打心底里这么认为……通俗点来说,这小子已经彻底魔障了。

  他就是个癫子。

  彻彻底底的癫子!

  “其实我一直怀疑你在骗我。”

  听见图灵忽然说出的这句话,李默白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只是无奈地回头看了它一眼。

  “老大,你都怀疑我千八百次了,还没腻味啊?这么多次主机运算的结果你没看?”

  “那台主机是我亲手造的,所以我很了解它……它可以分析一切事物,但唯独对人性无法彻底解析,给出的答案虽然笃定,也符合大数据支撑的走向,可并不一定是正确的。”

  此刻图灵依旧盘膝而坐,不紧不慢的按照“方程式”给出的调息方式,调动体内的能量反复循环依照“大周天妙诀”行法。

  “伱又怎么怀疑我了?”李默白背靠着丹炉,玩世不恭地翘着二郎腿,哪怕心里慌得要死,也依旧面不改色不露半点破绽,“我是哪儿做得不到位啊?要不您给我指出来?”

  “其实你不会背叛陈景,对吗?”

  图灵不动声色地问道,虽然是一个疑问句,但语气却笃定得吓死人。

  “到目前为止,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至少在主机系统看来,你与陈景维持良好的关系,也不过是为了利用深空作为助力……但我觉得不是这样。”

  闻言,李默白不屑地笑了一声,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从你的记忆来看,除了你的父母之外,唯一对你好的人只有他,所以对你这种为了理想可以舍弃一切的疯子而言,这個唯一的朋友很重要,比任何人想象的都重要。”

  “就因为这个怀疑我?”李默白笑道,“这种可能性不是也被主机分析出来了吗?可能性有多少?”

  “0.1%。”图灵平静地答道,“为了朋友而选择放弃跟我合作,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不是没有。”

  李默白笑着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说。

  “你觉得愧疚吗?”图灵又问。

  “愧疚什么?”李默白转过头看向丹炉。

  “愧疚自己恩将仇报,当初你父亲生意上的仇家把你绑了,结果意外被他在山里发现……这一段记忆有所缺失,是因为你当时处在昏迷状态之下吧?”

  图灵不紧不慢地述说着某些往事,而李默白脸上的表情却还是波澜不惊,仿佛是在听旁人的故事一般。

  “你昏迷之前,看见那些人正在挖坑,他们打算把你活埋在那个叫哨兵岭的地方,你挣扎着想要反抗,结果就挨了一棍子,之后就昏迷过去了……”

  图灵脸上笑盈盈的,像是在讲一件很有趣的事。

  “你记得很清楚,绑架你的一共有四个人,但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你发现身边只有三具绑匪的尸体……”

  “嗯,还有一个不见了。”

  李默白接过话茬,虽然他本人很不想再去回忆这段经历,但既然图灵说到这里,那他就只能帮着图灵接着说下去,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说下去。

  “当时我还奇怪呢,还以为是这帮傻X闹内讧了,结果就在那个时候,我看见陈景回来了……”

  至今李默白都记得很清楚。

  那天山里下着大雨。

  意识涣散的他本就看不清楚眼前的景物,绵密的雨幕更是雪上加霜,就像是在他眼前蒙上了一层满是马赛克的幕布。

  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认出那是陈景,看见那道模糊的身影从雨幕里走出来的时候,毫不夸张的说他要吓得尿裤子了……直至陈景走到近处,他这才认出来。

  “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看见走过来的是他,我甚至屏住了呼吸,下意识就继续装昏迷。”

  话音一落,李默白自嘲地笑了笑。

  “可能那小子就是扮猪吃老虎吧,看着胆小,实际上比谁的胆子都大……”

  短短一个小时的光景。

  假装昏迷的李默白就目睹了陈景是怎么将那些尸首一具具拖走的。

  直到最后一具尸体被陈景拖入雨幕之后,李默白终于忍不住跟了上去,也说不上是好奇还是恐惧,他就是想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但至今李默白都很后悔自己做出的这个举动,如果不是因为他闲得蛋疼跟上去看了看,恐怕他也不会连续做好几年的噩梦。

  那是暴雨之下的活地狱。

  刀。

  猎枪。

  砧板。

  还有一群尖嚎着嗷嗷待哺的猪。

  “有时候我都会怀疑那一切是不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说……那只是一场噩梦。”

  李默白抬手摸了摸太阳穴的位置,那里曾经有一处钝器造成的伤疤。

  “但我还活着,这就证明那都是真的,那小子确实比我狠,比我这个好勇斗狠的傻X强多了……”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